我永远喜欢里德尔先生和格兰杰小姐

【卡艾比】仲夏夜之梦

*是自己的生贺吧,我去修仙了,告辞


艾比打开百叶窗,而她苛刻的母亲要求她将其关上。她被要求规规矩矩地像个富家小姐般坐在长椅上,然后她的家庭教师卡米尔开始讲课。她吸了吸鼻子,忽然想起来自己的弟弟埃米还在后花园的沙滩里捉蚯蚓,便出于嫉妒和不满强烈要求母亲把他也拉过来。艾比小姐在心态突然失去平衡的时候总是显得异常暴躁——五岁时埃米得到了两颗糖而她只得到了一颗,结果她为此生气了整整一个月。连绵的怒火使她时常面色阴郁,用力绞着手指的样子看上去充满戾气。仆人们不喜欢靠近她——虽然有着红头发的人不一定脾气暴躁,但艾比小姐脾气暴躁却是不争的事实。卡米尔来的时候她还仍是那个会因为一时的怒火而将银制的叉...

【凯艾】西伯利亚以北

*姓氏瞎加的请不要在意


最初是虚荣心驱使我去爱她的。那时我刚认识她不久,对那被无趣躯体包裹且束缚着的灵魂毫无兴趣,唯一一注意到的只有那一头乌黑亮丽的瀑布般的长发和纤细白皙的四肢。我想象她拿木梳粗暴地撕扯着头发的样子,想象着她在阳光下纵情奔跑的样子,想象着她被薄荷色氤氲环绕着的样子,想象着她缓慢地脱下自己的灰色苏格兰长筒袜然后踩在冰凉的池水里——其实后来这些场面我也都亲眼目睹了,可多多少少缺乏了当初在脑海里妄想时的那种震撼感和激情。过去我要拉着她陪我一起喝下午茶,借此观察她咀嚼曲奇饼干时的小心谨慎,以后此惯例雷打不动。我曾以为凯莉.史密斯的躯体是她最值得一提的地方——史密斯小姐的中间名...

刚才那篇佩艾文的BGM

【佩艾】Mes Llarmes Secretes

*恋母辟宣传短篇,严重OOC


*BGM:《 Mes Llarmes Secretes》


房东太太在敲门了。“鹰钩鼻犹太女妖!”艾比故意以她刚好能听到的音量戏谑地喊道,然后活像一只麻雀般蹦蹦跳跳地提着足足有自己一半高的行李箱走出房间,仔细地端详有着红头发与绿眼睛的房东邦德女士脸上那气愤与尴尬混合的有趣表情。她学着电视机里的美国女演员向房东招了招手,随即迈着轻快如无知的正处于青春期的男孩的步伐走出了公寓。她的心情并不畅快,相反的,简直可以说是郁闷到了极点——就像她的呼吸道中结满了可乐味的肿瘤,白色的石灰粘块模糊了她的视线。傍晚六点半,马路两旁的路...

【ALL艾】一场光明正大的谋杀

*OOC沙雕段子,艾比中心(可能)


她不知道为何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艾比弯下腰将手指放在那个倒在血泊之中的男人的鼻子前,发现这油腻的中年肥猪确确实实是停止了呼吸。死了,她杀人了,就是这么简单。她会被送进少管所。当脑内响彻着巨大的轰鸣声时,艾比开始思考自己自从入学以来犯下的所有罪行。那也不过是趁着纪律委员不注意偷偷将芒果味果冻塞进嘴里、联合同学举办地下作业交流会、聚众打扑克牌并收点钱之类的小事罢了,她认为这些对于一个十三岁的少女来说无关紧要且不伤大雅。她再三思考,确认了自己以前真的没做过什么缺德的事情。可她确确实实杀人了,被害者的尸体就躺在她的左脚边,他的衬衫被染成了红色。艾比不明白为什...

【ALL艾】剧本

*今夜是土味文学专场


艾比尤其不喜欢关于吸血鬼的那些浪漫故事——最著名的吸血鬼是德古拉伯爵吧?事实上,她觉得那应该是个面色苍白、体态僵硬如石像、瘦削高挑的金发中世纪男爵,而不是一个成天想着吸女人的血、和女人做爱的精虫上脑的愚蠢吸血鬼。他好歹也活了上千年,不成熟一点可就太说不过去了——他的脑子里应被野心和阴谋填满,比如该如何统领吸血鬼们奴役人类或者依靠卑鄙的手段成为吸血鬼们的国王,而不是成天想着那些如同散发着恶臭的垃圾或过于甜腻的棉花糖一般酸臭的恋爱情节。这对一个成熟的吸血鬼来讲太愚蠢和恶心和油腻了,对一个成熟的读者来说也未免过于戏剧化了。吸血鬼应散发着鲜血的恶臭,而薰衣草和欧石楠的香...

【帕艾】骗子们从不在烟火大会上说谎

※正文见评论

※献给 @雨町🍰 一点也不刺激,我自裁了

【祖艾】烈火灼烧冷翡翠

走吧,摒弃香水饰物,不要珠光宝气,唯留你清瘦身躯,我的美人!


*向波德莱尔的《致红发丐女》献上崇高敬意


在雾气朦胧这方面,巴黎是远远逊于伦敦的——若你于凌晨五点伫立在巴黎的街道中央,除了模糊如旧照片的路灯光晕之外,你还能看到远处的地平线缓慢泛起的那一抹橘黄,让人联想到开在深秋的雏菊和卖花少女的简陋短裙。三月的最开端,天气冷得吓人,老鼠拒绝离开下水道,顽皮吵闹的学生抗拒走出教室,一向勤劳的农民推迟了外出耕地的时间,唯有满身上下都是破旧补丁的乞丐们依旧保持着原先的生活方式,早出晚归,好像他们有一份正经工作似的。他们不管男女老少都怀着一股坚韧如钢铁的强大...

【ALL艾】她没有选择六便士

月亮是那崇高且不可企及的梦想,六便士是那为了生存不得不赚取的卑微收入。多少人只是胆怯地抬起头看一眼月亮,又继续低头追逐赖以温饱的六便士?


*灵感来自毛姆的《月亮与六便士》


若你生活在伦敦且热爱英国文学,你必然认识艾比.雷切尔。她是个混血,父亲是英国人,母亲是法国人,留着一头火焰般刺眼得红发,身材娇小且瘦,生在伦敦、长在伦敦。你第一眼看到她,定然无法想象这是个在文学界颇有名声的女性作家——她总是面带慵懒的微笑,年轻且光洁亮丽的脸上毫无痛苦,白皙的皮肤犹如写实主义的宫廷油画。她长得不像个作家,而像个画家——若她戴一顶棕色贝雷帽在巴黎博物...

【汤赫】烟蝴蝶

※是晚清AU+麻瓜AU

※由于屏蔽词的关系,正文见评论

1 / 13

© Hermione is Lone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