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有一日上帝會對違背道德倫理的我們降下天罰

【酒橘】《Middle Autumn》

分明已经到了十月上旬,炎热的高温还是宛如盛夏时那般令人不爽。蝉鸣与从远方传来的汽笛声交织在一起,宛如钻石一般镶嵌在夜空中的繁星发出微弱的光芒,树叶的斑驳倒影融入混凝土的阴影,远方的高大建筑物逐渐变得模糊不堪,就像一座座形状整齐的山丘一般。晚上七点,收拾完碗筷的Rin快步走出厨房,关掉了公寓内所有的灯。她又走进客厅,小心翼翼地将电视机关上。柠檬汁和马卡龙的香气充斥着她的胃部和口腔,这使她在那短暂的一刻感到一种近乎无法忍受的不适。她像个小偷似的从茶几上将自己的手机拿起来,那模样看起来怪异极了。
很好,19:20。Rin深吸一口气。
公寓内一片漆黑,但Rin那优秀的夜视能力使她在黑暗中来去自如。她紧张不安地在客厅内来回走动着,却又刻意放轻脚步以至于整个公寓内只能听到微弱的噪声。摆动着的挂钟发出微乎其微的响声,其分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Rin捏紧了她的衣角,任由亚麻制的布料摩挲着她的腹部。尽管这样做并没有让她感觉好受一点,但从某种角度来说,她至少得到了心理上的慰籍。
还有十分钟,Meiko就要回到公寓了。就算是因为一天的工作而疲惫不堪,Meiko却依旧不会忘记每天在回家的路上给Rin买一些好吃的。每天都是如此。
虽然要克制住自己此刻的紧张对Rin来说好像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但她突然就想到了Meiko那温和的笑容。
【Meiko桑真是个温柔的人啊.......话说今天又会带什么东西回来呢?】就在Rin一边感叹一边看向手机屏幕的时候,公寓里响起一阵有规律的敲门声。
【这么快就回来了吗?】Rin急忙用手匆匆地梳理了几下乱糟糟的金色短发,然后跑向公寓的门。
【不在家吗?】门外传来Meiko沙哑而柔和的声音。Rin透过猫眼向走廊里看去,发现Meiko的手里拿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
Rin轻轻地打开门。随着“嘭”的一声,客厅的灯被打开了。
【欢迎回来。】Rin有些结巴地说道。她不禁向后退了一步,不幸踩到了一只拖鞋。
【今天也辛苦了,Rin。】Meiko的深棕色短发像杂草一般披在肩膀上,这令她温和的笑容看上去有些勉强。可能是因为日复一日的辛勤劳作,她的眼窝显得比以前更加凹陷了。尽管那张白皙的、线条柔美的脸还是宛如过去一般清秀,但这让Rin感到Meiko正在缓慢地衰老,以一种肉眼根本无法察觉的速度。
Rin感到鼻子突然一酸,然后她任由滚烫的泪水烧灼着自己干涩肿胀的眼眶。
【Meiko,那个盒子里装的是什么?】为了防止眼泪流出来,Rin赶紧说道。她看到Meiko放松似的地叹了口气,微微皱起的眉头也平复下来。
【是橘子味的月饼哦。】Meiko慎重地将盒子递给Rin,像在捧着一束花。
【啊.....谢谢。】一时之间,Rin突然感到语言是一种如此苍白的存在。情感的匮乏让文字显得过于单调,这也是人类无法做到完全互相理解的原因。她不知道实在该说些什么,只能不停地道谢。
【没什么啦.....】Meiko换上拖鞋,然后缓慢地走向自己的卧室。Rin紧紧握着那个装有月饼的盒子,若有所思地盯着Meiko略显瘦削的身影。
【那个,等一下......】
【嗯?】
【呃.....中秋节快乐。】
【中秋节快乐。】
欲言又止的Rin低下头。【我爱你】之类的话果然还是明天再说吧。
到那个时候,可一定要诚实地向Meiko表达出自己的心意。

评论

© 海濱樂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