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有一日上帝會對違背道德倫理的我們降下天罰

【萝橘】《深蓝色的夜空鱼》

“你相信夜空鱼的存在吗,Gumi?”
最初,听到这句话的我并没有将Rin的询问放在心上。作为陪伴了Rin整整十六年的青梅竹马,我太过于清楚这位友人疯疯癫癫的性格。Rin总是喜欢创造出一些奇奇怪怪的生物,就像克苏鲁神话里记载的那些怪物们一般充满了宗教的神秘色彩,可她却始终不承认自己想当个作家。当她向我绘声绘色地描述那些奇妙的幻想中的生物的时候,我总能闻到她身上的蜜橘香气和洗衣粉的味道。与她在一起的那些时光,我总是变得比往常要比荒唐许多。
Rin只在我面前提到过三次关于夜空鱼的话题。仅仅只有三次,所以我相信这个数据绝对没有差错。
第一次是在清晨六点的街道上。我和背着书包一蹦一跳的Rin走在柏油路上,一边讨论着即将到来的月考测验,一边小口小口地嚼着手中的牛奶吐司。
“Gumi想去看看夜空鱼吗?今天晚上可以到我家来看哦。”她的口中还有未嚼碎的沾着橘子果酱的面包,因此此时的她有些口齿不清,而我皱了皱眉头。我家就在Rin的家的隔壁,相距不超过三米,只要站在阳台上一翻,我就能到达她的家中。
“我还要写作业和复习,抱歉。”我委婉地拒绝了她的邀请。
“Gumi总是这么忙啊....如果你能来看看夜空鱼就好了。”
“夜空鱼是什么?”为了安抚她,我敷衍地问了一句,尽管这样做看上去有些虚伪。我对她的幻想总是不感兴趣,特别是她谈论它们的时候。太无聊了。
“一种生活在深海里的鱼类,全身的鱼鳞都是深蓝色的,会发出暗淡的光,喜欢海洋里的各种藻类。”她的左手在半空中比划着试图让我想象出夜空鱼的样子。
“真的有那种东西存在吗?”
“Gumi不相信我吗?”
刺眼的太阳光使Rin的金色短发看起来像一顶闪闪发光的皇冠,她碧蓝色的瞳孔宛如天空一般清亮透明,这让我根本无法相信她是在说谎。
“呃...不,并不。我当然相信你,Rin。”
当天晚上,完成所有学习任务的我特意坐在电脑桌前上网查了一下,发现并不存在名为“夜空鱼”的生物。
冲她大喊“你这个骗子”是毫无意义的,所以我并没有那样做,尽管我想。
第二次是在傍晚时分的薰衣草花田里。Rin像个小孩子似的紧紧捏着我的衣角,然后凑在我耳边轻声唱歌,唱一些我不曾听过的日本古老童谣。她的淡黄色连衣裙随着微风轻轻摆动着,与血红色的天空和几缕飘渺的白云交织在一起。黑暗从远处的地平线开始逐渐向四周蔓延,鲜艳凄凉的霞光映红了Rin苍白瘦削的脸庞,她的影子被不断地拉长。我盯着她,陷入谵妄。这是种无比古怪的感觉。黄昏其间,血红色的夕阳逐渐笼罩住整片天空,像是一张无形的坚固大网,形成一幅扭曲诡异的画面。
在这个时候,Rin又开始向我讲述来自于北欧神话和希腊神话的故事。一个个真实却又虚假的故事缠绕着我的意识,让我无法分清眼前的一切究竟是真是假。
“呐,你知道夜空鱼的生活习惯吗?”Rin又开始了她的胡言乱语,但这次我并不打算假装出我相信她的样子。
“我不相信夜空鱼的存在,Rin。”我尽量用一种温和的语气对她这么说道,毫不留情也毫不犹豫。
“你不相信吗?我以为你相信呢。这可真是有够无趣的。”Rin作出一副伤心的样子,可我选择了全然无视。
第三次是在午夜时分的草地上。我的左手轻轻地握着Rin冰冷而又光滑的右手,我们并排躺在河岸边的草坪上,一起抬头呆呆地凝望着深邃的夜空。她的衣角轻轻摩挲着我的手臂,我安静地听着蝉鸣声,不知不觉间一股困意突然涌上心头。Rin用温柔而又空灵的声音为我哼了一首节奏缓慢平稳的摇篮曲,而我缓慢地闭上眼睛。树叶随风摇摆的噪音折磨着我的听觉。我快要坠入梦境,但始终都没有睡着。我的口腔内满是硫磺和牛奶的怪异气味,这令我无法完全进入梦乡。
Rin轻轻地抬起手臂,帮我把有些杂乱的头发梳到耳朵后面去。我知道她醒着。她把嘴唇靠近我的耳朵,均匀的呼吸与我的心跳节奏并无太大差别。
“呐,你知道吗,Gumi?我曾经亲眼看到过夜空鱼。它们像是深海里的灯塔或者一盏永不熄灭的灯,宛如在氤氲和幻象中闪闪发光的钻石或黑暗中的唯一一束金色的温暖光芒,永不模糊、永不改变。深不见底的海洋是美丽的,而夜空鱼就像是微弱却又无比炫目的光芒一般。”这些词句优美得让我以为她正在把一首她刚刚写好的诗歌念给我听。她的声音不知怎么变得有些沙哑,至少和以前比起来。宛如呓语,宛如少女的绮丽妄想物语,宛如星罗棋布的夜空,宛如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
半睡半醒的我在迷迷糊糊之间竟然有些相信了她的胡言乱语。或许她曾与某个人一起见证了深海的所有奇妙景色吧?
她靠在我的肩膀上,试图将她的温度传递到我身上。我觉得很暖和,虽然那绝对不是因为Rin的缘故。她紧紧地抱住我,让我几乎无法呼吸。一股没有理由的凉意突然席卷我的全身。
“最后,还有一件事——”她的语气里带着些许戏谑的意味,让我瞬间清醒了不少。
“我是骗你的哦。”

评论
热度(12)

© 海濱樂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