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 away,Lucifer

【凯柠】《茶会》:

是的,你可以坐在最左边的那把椅子上。对,就是那把白色的木椅,那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很感动吧?但很遗憾的是你并不能坐在我的旁边,这个位置是特意留给我的妻子的。
你与我只是初次见面,而你我甚至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亲爱的,这不重要。你我是否相识不影响接下来的谈话。你问我接下来要说些什么?这个问题太愚蠢了,我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茶会就是用来讲故事的,不对吗?难道你认为下午茶不需要配上一个完美的故事吗?难道你不认为刺眼的阳光与甜到腻人的点心要配上一个莎士比亚式的爱情故事才会显得更加完美吗?
如果你赞同我的观点,那么请允许我为你讲述一个爱情故事。也许不那么浪漫,但结尾并不是悲剧。我讨厌悲剧。我希望你能清楚这点。
那么,开始吧。关于我——凯莉,和我的妻子安莉洁的故事。

我向你保证,安莉洁绝对是我所认识的最讨喜的女孩,没有之一。我总能在傍晚五点看到她抬头凝望天空的样子,她的长发宛如碧蓝色的波浪般弯曲而又柔美,夕阳映红她棱角分明的脸庞,但她的脸上却依旧没有任何表情,一如往常。我喜欢嗅着她身上柠檬汁与马卡龙的香味,然后轻轻地握住她那双白皙而又纤细的手,就像捧着一件价值连城的宝物;我喜欢目不转睛地盯着她那双宛如翡翠一般的绿眼睛,直到一抹红晕出现在她那苍白的面颊上。我喜欢关于安莉洁的一切,我向这世间的所有神明发誓。
但其实最初的时候,我不是那么喜欢她。

我是在大学的社团认识安莉洁的。当时的我可谓是极度游手好闲,自从考上大学后便不再读过一本书。可能是我那过分放浪的生活方式激怒了导师们,所以我不得不通过参加社团活动来赚取学分,否则我就无法拿到大学毕业证书。
不错,我被威胁了。因为这个,我对社团里的大部分人都是不太友好的。我本来应该去尽情地享受无忧无虑的大学时光,可却迫于时势被困在社团活动室里,和一群与我素不相识的人研究同一个无聊到快要发霉了的学术课题。
参加社团活动的大部分学生应该都抱有和我同样的心情——至少他们看起来和我都差不多满腔怒火且脾气暴躁。安莉洁是那个社团的副会长,也是这个社团里唯一一个在认真研究课题的学生。我们谁也不知道真正的会长是谁,而且我一直颇为怀疑根本没有这号人物。安莉洁可能就是管理这个社团的人,名义上的“副会长”,但说实话我一直不太确定。
安莉洁的性格是很不讨喜的,不仅是对于包括我在内的社团成员,还有一大堆与她不怎么亲近或熟悉的陌生人。她大概是这所大学内最孤僻和内向的一个女生,谁也不曾看到她露出笑容,而且据说她连一个朋友都没有。就像带满了刺的玫瑰一般无法靠近的她逐渐被学生们厌恶。我不曾见过有任何一个学生试图和她交流,也不曾见她主动与什么人说过话。
我并不喜欢像她这样的人。那时候,安莉洁对我来说就只是个成天板着脸的、可有可无的学生。她不向任何人抱怨自己的不幸也不会去试图改变些什么,那弱者的独有姿态让我觉得十分恶心。我不曾对她的所有遭遇怀有一丝怜悯,并且我坚持认为她并不会感到痛苦。
说不定她喜欢被欺负呢?我紧攥着一只削得过分尖锐的铅笔,在空白的草稿纸上写下了一个计算公式。正在研究课题的安莉洁突然抬起头,然后直直地盯着我,而我只是不屑地哼了一声。
是的,那时的我很讨厌她。

“柠檬妹今天也在研究课题吗?她这是要假装正经到什么时候啊?明明这样做也不会获得多余的学分,不是吗?”一个与我十分谈得来的学生在安莉洁离开社团活动室后笑着对我说道。“柠檬妹”这个外号的来源是安莉洁总是戴在头上的那个柠檬发夹,同时也带有贬低的意味。
“可能她比较喜欢学习吧。”当时的我不太会称呼安莉洁为“柠檬妹”,倒不是因为我有多尊重她或者对她友善,仅仅只是因为我很讨厌用外号称呼一个人。
“致我们伟大的副社长,热爱学习的可敬的安莉洁小姐。”另一位同学半开玩笑地举起自己的水杯,就像要给谁倒酒一般,并且故意拖长了音调。
“别闹了!”一声毫不在乎的笑骂。
几个社团成员装模作样地用手做出握着酒杯的样子,之后还将手高高举起,我故意绷着脸,可最终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空气酒杯?早就过时了。”我特意摆出一幅尖酸刻薄的样子。
在那一瞬间,我听到“哗啦”一声。
是什么东西掉落在地上的声音。从活动室外面传来的。

就只有那么短暂的一秒,喧闹的社团活动室里一片寂静。但是,不一会后,学生们又开始了新的话题,刚才那一声奇怪的响声被他们彻底淡忘了。
但我却无法将它忽视。强行无视了社团其他成员们向我看过来的惊讶目光,我快速地走出了教室。
不出我所料,怀里抱着一大堆书的安莉洁正呆呆地站在活动室门口,地上有几本从她的怀中掉出来的书。
“你是故意的吗?就因为你不想再听到任何人对你的嘲讽?”我带满恶意地质问道。
安莉洁保持着沉默,我本以为她会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或者“我不是”或者其他一些为自己辩解的话之类的,但她一言不发。
她又在逃避了,软弱得可憎而又可恶。这世上还有什么行为能比保持沉默更加愚蠢呢?我想是没有了。绝对没有。
我的本性(或血液)中,对弱者的憎恶和同情突然就疯狂燃烧起来。
“我受够了,我要退出这个破社团。管他妈的该死的学分呢!要是我被开除了,我就立刻去找工作,有什么大不了的?难不成我还害怕吃不上饭吗?难不成我连养活自己的能力都没有吗?开什么玩笑!”我紧紧握住安莉洁的左手臂,以一种可以将她的手臂捏碎的巨大力度。
我粗暴地将活动室的门拉开,所有社团成员都露出一幅惊愕的表情。
“给我听好了,你们这群愚蠢的废物、连学分都赚不到的垃圾!在弱者的背后说她的坏话都是可耻和可恶的,就算她的性格再怎么讨人厌,她也不该受到那样的待遇!她本不该被如此排挤的,明白吗?能听懂我说的话的意思吗,同学们?”我的声音因为怒气而变得愈发尖锐刺耳和高昂。在他们做出任何反应之前,我拉着安莉洁那僵硬的左手立刻离开了活动室,她怀里所有的书都掉到了地板上。

这就是故事的最开始。当然,安莉洁总归不可能因为这个就与我结婚,这只是我们的罗曼史中很短的一个部分,一个宛如冰山一角一般的小片段。我们之间的爱情故事远远不止如此,但请原谅我,我无法继续讲述下去了。
可憎的时间太短暂了,对吧?不过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就像一个瞬间,就像我与安莉洁之间的点点滴滴。
我的妻子马上就要来了。由于她从来都是个不善言辞的人,你就别期望能从她的嘴里听到什么有趣的故事了。安莉洁是个不喜欢说太多话的人,并且我一直都觉得安静内向的女孩子是最可爱的。
茶会该结束了。最后的最后,我想我必须得跟你说些什么,类似于我多年总结而成的心得之类的。
与安莉洁一起的那些时光,刹那即永恒。
————————————————————————
后记:本来是应该有后续的....但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写所以只好烂尾了

评论(3)
热度(16)

© Golden Unico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