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 away,Lucifer

【冰酒】《十二月的恋爱物语》:


回想起自己十二岁那年的冬天、青音海斗仍会觉得十分奇妙。暖气、热可可、榻榻米、堆雪人以及年糕是过冬的一大乐趣,但海斗每次坐在沙发上静静思考的时候、就总会产生一种无法摸清的惆怅。这种情形在他开始回忆过去的时候格外明显。那是种奇怪的痉挛、他的胃部传来一阵阵的绞痛、就像是自己的肠子被扯断了一般、那感觉很难受。

白色的药品混合着温水被海斗一口吞下、经过喉咙时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痉挛从来不曾停止、哪怕海斗已无法忍受。他穿上海蓝色拖鞋快步走向阳台、试着将一根廉价的香烟点燃以来缓解自己心中几乎无法抑制的紧张。但是、毫无用处。远处的松树上落满了积雪、像是一层厚厚的白色毛毯、竟给人一种温暖的错觉。五颜六色的彩灯在风与雾逐渐模糊、宛如飘浮着的不明球体一般。被石板围起来的泥土显露出近乎病态的枯黄和肮脏、看起来不怎么富有童话气息。代表着祝福的钟声从远处传来、隐隐约约能听到教堂里的唱诗班正在咏唱圣母颂、那声音很轻、显得钟声更加清晰了。海斗清醒了一些、他苍白的脸颊被冷风刮得通红。

他平日不怎么抽烟、所以在吸第一口的时候被呛得差点窒息。

对了、说到十二月、圣诞节好像马上就要到了吧?街上开始出现派发传单或者免费小礼品的扮成圣诞老人的志愿者、唱诗班也开始唱起了圣诞歌。虽然距离圣诞节还有几个星期、不过几乎是每个地方都洋溢着圣诞节的快乐气息、兴许大家都为圣诞节做好了准备吧。

像是小时候一样、海斗很期待圣诞节。无论是被放在圣诞树下的被放进精美礼盒里的礼物也好、还是圣诞晚餐中美味的火鸡和饭后甜点也好、一切都是美好的。顺带一提,海斗在十三岁之前一直都相信圣诞老人的存在。哪怕是已经成年的他、也会不由自主地去相信某些都市传说。

不过、一旦想到距离圣诞节还有好几天、就会觉得现实太过无趣。

为了驱散那样令人不爽的感觉、青音海斗开始了回忆。

仔细想一想、以前的圣诞节他都是以何种方式度过的呢?

非要说的话、唯一值得回忆的时光也只有青音海斗十二岁那年的冬天。

是的,那个冬天、那个十二月、那个与往日截然不同的圣诞节、那个宛如沉入海底的宝藏一般神奇的瞬间。

==================

青音海斗的小学时期、和自己的祖父母居住在一起。那是个狭小的地方、连一个规模稍微大一点的超市也没有、要借书还得骑着自行车赶往小镇以外的地方、所有店铺在晚上九点以后绝不营业、几家小诊所的医生永远摆出一副慵懒的样子、学校里不过才一百多个学生、任教的老师也绝不会超过二十个。对天性好动的孩子来说、这个要什么缺什么的小镇无疑相当于一个闷热而可恨的巨大牢笼。海斗当然十分讨厌这个地方。周末总是有大把空余时间、他实在无事可做、只好靠在巨大的透明落地窗前看着路上稀少的行人。他仔细地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以一种不容易被人察觉的角度。他在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地像是放电影似的重复回放着他们的举动、他们做出的所有小动作被他尽收眼底。海斗可以尽情地展开想象、如果他把这些人全部做成标本会怎么样呢?当然、他不会。

与那时的他关系很好的同龄人、是一个名叫“起音鸣子”的棕发女孩。她是海斗最好的朋友、同时也是唯一的朋友。虽然是女孩子不过无论是性格还是言行都与男孩子十分相似、喜欢装成懂事的样子、因为其爽朗活泼的性格所以与大部分男孩都相处得不错、对谁都很温柔....总之,就是那样的一个十二岁女孩。有些特别、不过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孩子。

十二岁那年的冬天、经历过漫长而又乏味的毕业仪式后、海斗终于是可以从那所无聊的小学中解脱了。他用天蓝色的围巾将自己的半张脸裹住、然后背着书包快速跑回了家。他怀念热腾腾的年糕、味增以及房间里的暖气。下午四点整、天空就已经变得灰蒙蒙的了。海斗迫不及待地想要享受只有在冬天才能享受的乐趣、以至于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和鸣子一起回家。

回到家时、海斗看到那棵近乎有两米高的圣诞节才想起圣诞节要到了、尽管他一向是很喜欢这个节日的。

客厅里的茶几上放着一盘姜饼人、海斗兴奋地跑过去、发现盛着姜饼人的盘子下面还压着一张米黄色的纸条。

[我们有些事情要处理、所以这一周都会待在城里。你可以去鸣子家和她一起过圣诞节,我已经跟鸣子的父母说过了,你可以住在他们家。如果有什么事的话、记得打电话给我们。]阅读完纸条上所写的全部内容后、海斗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他慢悠悠地来到自己的卧室、将书包里的书一股脑扔到床上、把一些生活需要品塞进书包里、然后关闭了家中所有的窗户以及电源和水源。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似乎是无比熟练。确保一切万无一失后、海斗离开了家。他将自己的蓝色自行车从车库里拖出来、将书包放在前面的篮子里。

自行车在雪地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车印、像一条扭动着的蟒蛇或连绵的山脉。

========================

圣诞节很快就来临了。鸣子家里的圣诞树比海斗家的那棵还要高、圣诞树下的礼物多得数都数不过来、茶几上摆满了姜饼人和曲奇饼干和各种口味的马卡龙、海斗的祖父母远没有这么慷慨。

能来鸣子家过圣诞节、海斗是很庆幸的。他的祖父母都是较为古板和保守的日本人、不是很喜欢外国人的节日、所以能给海斗准备一些点心已经很不错了。鸣子的父母与他们大相径庭、鸣子的父母都去过欧洲留学、思想相对来讲十分开放、对外国的节日相当包容。圣诞派对在海斗家几乎是不可能看到的。虽然在一群陌生人中间过圣诞节听上去有些尴尬、不过海斗还是很喜欢热闹的、尽管他的性格并不外向也不怎么喜欢和他人交流。
派对在晚上九点准时开始。海斗一边享受着红茶曲奇饼干、一边密切关注着电视里正播放着的电影。鸣子趁着父母不注意、咕咚咕咚地喝下了一大瓶鸡尾酒、据说是为了尽快变成大人。她很明显喝醉了、那张白皙而又精巧的脸上浮现出宛如火焰一般鲜艳且明亮的红晕。她爽朗地大笑、与客人们谈论最新上映的电视剧、靠在沙发上轻声哼歌,那副轻浮而不拘小节的样子宛如一个活脱脱的男孩。海斗觉得那样的鸣子看上去有些古怪、于是刻意与她保持距离、走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

无休无止的音乐、聊天声使海斗感到疲倦、他缓慢地闭上眼睛,但鸣子却不知不觉地出现在他面前。她一言不发、直到海斗睁开眼睛为止。

青音海斗从未见过那样的起音鸣子。她的脸颊绯红、红色羽绒服的拉链被拉开、白色的毛衣上残留着一大滩黄色污垢、眼中带着温和却又火热的笑意、嘴角上扬到了一个有点夸张的地步。海斗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一步。他闻到她身上浓重的鸡尾酒和烤鸡翅的味道、不禁皱起了眉头。惊讶、紧张、惧怕等等复杂的情绪像被打翻的调料一般混杂在他的心中。

鸣子亲了一下他的脸颊、像是蜻蜓点水一般快速而不留痕迹、随后她就立即离开了海斗所在的角落。海斗呆呆地用左手捂住自己的脸颊、他的视线因晃眼的彩色灯光而变得模糊不堪。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戏谑的唏嘘声。他焦急地环顾四周、试图从向他涌过来的看客们当中找到鸣子的身影。

但他再也没有看到她。

那个短暂的瞬间让海斗的大脑一片空白、此刻的他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刚才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他从来不曾和一个与他差不多大的女性如此亲密。由于年龄和价值观相差太多的关系、海斗和他的祖母几乎没有什么共同语言;由于母亲常年在城里日复一日地为生计奔波、海斗对她的事情一概不怎么了解;由于海斗孤僻内向的性格和独行派的行事风格、学校里几乎没什么女生愿意和他有太多接触。鸣子是唯一一个与他比较亲近的女孩、但她对他来说跟一个男孩子并无太大差别、他一直把鸣子当成自己的挚友、并未对她抱有任何友情之外的感情、并且过去的海斗一直都坚信自己对鸣子来说也只是朋友而已。

但是、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呢?

海斗来到了鸣子家的阳台、凝望着被染成一片雪白的世界和灰色的苍穹。

只是朋友、对吧....?

屋内不知怎么地又爆发出一阵哄笑。

==================

青音海斗的童年回忆就此结束。他坐在阳台的一把藤椅上、像是十二年前的那个圣诞节时一样呆呆地注视着天空。

鸣子她现在....变成什么样了呢?

海斗试图在脑海中勾勒出他曾经的那位青梅竹马的面孔、却发现自己早已想不起来她的五官。

评论
热度(3)

© Golden Unico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