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n kleines Herz

【冰酒】失眠的午夜

“愿意倾听我的烦恼吗?”赤脚站在瓷砖地板上的鸣子轻声问道。许久过后,她透过白色的氤氲看到海斗微微地点了一下头。

他们走进房间里,然后轻轻地关上门。

已经是午夜十二点整、整个世界落入一片黑暗和可怕的死寂之中、从远处传来的汽笛声逐渐被夜色吞没、金色的霓虹灯缓慢地暗淡下来、繁星已不见踪影。

茶几上摆放着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已经冷掉了的罗宋汤和咖啡、颜色鲜艳的马卡龙和纸杯蛋糕、纸的碎屑和别针。白天还没来得及清理的东西胡乱地堆在一起、看起来就令人生厌。

如果、能将不愉快的情绪连同那些不需要的东西一起丢进垃圾桶里就好了。

虽然、听上去不太可能.......

鸣子听着自己富有规律的呼吸声、突然产生了想呕吐的可怕冲动。

==================

白天的时候、什么也无法丢弃。所以当不幸的噩耗传到自己的耳朵中时、才会觉得痛苦得无法忍受吧?

是的、就是这个道理。

鸣子一上大学就加入了音乐社团。并不是为了赚取学分什么的、而是因为鸣子真的非常喜欢唱歌。从初中时代开始、鸣子在每年的校园文化祭上都会上台唱歌、历届音乐老师都颇为欣赏她的唱功、鸣子也因为得到了他人的赞赏而十分开心。如果能一直维持这样的局面可就幸福过头了。

在成就感与幸福感达到顶峰的时期、意外事故毫无预兆地发生了。

希望加入音乐社团的成员里混入了某个曾与鸣子有过过节的学生。那家伙不知是使用了什么恶劣的手段、致使鸣子直接被从社团中开除了出去。站在社团门口发呆的鸣子连一个合理的理由也得不到。她用通红的眼睛紧盯着墙壁、过去的海斗从来没见过她表现出那样脆弱的一面。

“鸣子的声音沙哑却又温和,很适合唱节奏舒缓地抒情歌曲。她很有天赋。”社长的说辞从来没有改变过、但他说什么也不肯让鸣子再回到社团中。

鸣子离开学校的时候、感到屹立在风中的自己宛如一个破旧的布娃娃,因为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而被抛弃、却还傻傻地期待着重新开始的那一天。

如此天真、如此愚蠢,连自己早已被忽视和否定也无法察觉。

==================

“如果是鸣子的话,绝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就放弃自己的梦想。”海斗肯定地说道。他在鸣子诉说这一切的时候沉默地倾听着,却在最后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海斗君....大概无法懂得吧?”鸣子有些无奈地感叹道。她仰起头,看到天花板上残留着恶心的黄色污垢。油然而生的反胃之感令她的大脑一阵眩晕。

“可能我....确实不太懂吧。不过我并不想看到鸣子因为这种事情就垂头丧气,因为这根本就不值得。”海斗淡淡地说、语气中隐藏着一股难以发觉的怒火。

“这确实、是非常不公平的。但是要是因为那种人就黯然伤神的话,岂不是在这场比赛中输得彻彻底底了?”见鸣子一直保持着选择一言不发低头沉思的态度,海斗又平静地补充了一段话。

“是啊,是啊....”鸣子转过头、不想让海斗看到她眼眶中的泪水。

海斗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走出房间到了厨房的冰箱前。他毫不犹豫地将一盒梨子味冰激凌从冰箱里拿了出来、随后慢悠悠地回到了房间。

“给你。”他简洁地说道。

“不用了,你知道我不喜欢吃这个的。”

“很好吃的哦。”

“还真是麻烦你了....明明我们就只是青梅竹马而已,我却总是和你说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害得你心情也不怎么好....发生这种事情真是太对不起了。”

“不是你的错。”

“下次再发生什么意外的话、我就独自一人躲在家里喝酒来忘记这一切吧。绝对不会再劳烦你了。”

“只有那种事绝对不要。”

鸣子欣慰地笑了笑,不过眼眶中的泪水使这个笑容看上去仍旧有些勉强。

啊啊、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

这么感叹着的鸣子、心怀感激似的打开了冰激凌的盖子、然后露出了一个哭笑不得的古怪表情。

“怎么了吗?”海斗疑惑地问道。

冰激凌已经全然融化了。

评论
热度(7)

© 日耳曼盐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