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 away,Lucifer

【德赫】《We Are Different》:

你听到众人欢呼的声音。救世主背着光走向吵闹的人群,你看到他深绿色的瞳孔中翻滚着种种复杂的感情。韦斯莱们紧紧地围成一个圈,他们的脸上混杂着喜悦与悲伤,他们的眼神之间传递着你永远无法懂得也永远不想懂得的感情。你大略数了数,总觉得韦斯莱家缺了一两个人,但你就是想不起来。没办法,他们家人太多了,所以大概少几个也不碍事吧。你的家庭与他们的家庭截然不同。你的父母仅有你这一个子女,失去了你,整个家庭就会像根基不稳的大楼一样全然倒塌。你很幸运地活了下来,但你不觉得这是件好事。


洛夫古德、隆巴顿、麦格以及许许多多站在波特那边的人向韦斯莱们靠近,他们形成的圈子变得越来越大,你不得不急促地一连向后退了好几步。你一点也不想碰到他们,不管是出于所剩无几的自尊还是出于再无法说出口的蔑视。没人再去管四处逃窜的食死徒,没人再去管因疼痛而发出哀嚎的伤员,所有人都只顾着安慰正在痛哭流涕的红毛穷鬼们,仿佛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他们一般。你眯起眼睛,从沙哑的喉咙中艰难地发出一声轻蔑的冷笑。你回想起大战结束前夕你的父母眼神中的疲倦和绝望,突然感到一股压抑的情绪紧紧地掐住了你的喉咙。你想放声大哭,但唯一变得逐渐模糊的只有你的视线。众人的身影宛如泛了黄的古老照片。你再也看不清他们脸上的表情,而你自己此刻的表情对你来说也是难以想象的。刺眼的阳光使得一切都抽象化了。你转过身去,以为这样做就能减轻自己的痛苦。


当然,没人来安慰你。谁会想要去安慰食死徒的子女呢?谁会想要去安慰一个傲慢自大的纯血统崇拜者呢?谁会想要去安慰一个来自只会在关键时刻见风使舵的家族的少年呢?被你用言语侮辱过的人们不会原谅你,那些自以为代表着正义的麻瓜亲和派也不会宽恕你。更何况你自己也是一名食死徒,你的左臂上有着一个即便将皮肤清洗到发红也不会消失的黑魔标记。你坚信即便砍掉自己的手它也不会消失,它会像水痘一样长满你的全身,以此作为对你试图逃避过去的惩罚。不管今后你表现得有多么像一个道德模范,人们只要卷起你的袖子就会知道你的过去,就会开玩笑似的感叹上一句“你是食死徒啊!”那种场面只要想想就觉得恶心。


你感到你位于这个世界的边缘、你被那些所有站在光明那边的人抛弃了。尽管你现在也和他们都处于同一战线,但谁都清楚你们之间永远泾渭分明、永远不可能做到真正的亲密无间。你觉得那些家伙可怜得宛如路边蠕动着的蛆虫,随后你却又觉得这样愤世嫉俗的自己也很可怜。矛盾的想法缓慢地将你的心脏撕裂,你感到这种非人的痛苦让呼吸变得愈发困难,你感到这种令人几乎无法忍受的精神层面的折磨让世间的一切都失去了原本的颜色。你试探性地向前走了一步,发现自己的骨架不足以支撑沉重的肉身,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可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你抬起头,像一只垂死的狮子般企图找到一个与自己相似的人来安慰自己。这样做没有任何意义,但起码能让你好受些。你无助地四下张望着,居然还真就找到了一个看上去与你同样不幸的人。你本来不对此抱有任何期望的。赫敏.格兰杰——那个肮脏而可恨的泥巴种,此刻的她面无表情地凝视着欢呼着的人群,不去和韦斯莱们或者救世主波特说上一句话。她就那么呆呆地站在那里,背挺得僵直,棕色的卷发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她微微抬起头的样子显得傲慢而又狂妄,仿佛是她抛弃了这个世界而不是她被世界抛弃了。哪怕时隔多年,你依旧搞不懂她的心情,亦如你无法明白她眼含热泪地朝你的脸上打了一巴掌时的心情,亦如你不明白她不去和她的朋友们团聚的原因。在你的印象中格兰杰绝对会紧紧地拥抱那些脸上带着恶心的笑容的家伙、说着一些恶心的无关紧要的话、演戏似的做出一些恶心而又毫无意义而又浪费时间的举动。但她没有。她像你一样站在这个世界的边缘、她像你一样漠然注视着这一切、她对所有人的悲伤和喜悦不屑一顾,像一位王者——一位宁死也不愿沦为平庸的君王。尽管你们选择了完全不同的道路,但她和你是一样的。


这让你觉得自己更加可悲了。你究竟是沦落到了何种地步,才会把自己去和一个低贱的泥巴种做比较呢?她不配。你坚信自己一定是脑子坏掉了才会这样做。这一切在你的脑海中变得愈发恼人。你好像是要赶走烦恼似的焦躁地晃了晃脑袋,但一阵笑声却折磨着你的听觉。你不想回头,也不好奇那噪声的来源是哪个混球。你看向格兰杰,你敢说自己的目光在某个瞬间一定变得格外奇怪。她还在看着那群为了刚到来的胜利欢呼着的渣滓们,没空理会你那脆弱而又敏感的思绪。


风吹过的时候人群依旧没有散去。她闭上眼睛就代表她厌倦了这一切,而昏昏欲睡的你却因此突然打起了精神。她缓慢地睁开眼睛然后看向你,棕色的瞳孔中满是疲倦和失落和孤单。你仔细地观察着她,发现她的巫师袍变得破败不堪——这是无法磨灭的战争留下的痕迹。她没有一点换上一件新袍子的意思。所有人都妄想着能够在一个小时内遗忘战争带来的创伤,而她却无论如何也不想忘记。你略带惊愕地微微张开了嘴,因多时未喝水而出现裂痕的嘴唇隐隐作痛着。她确实是在看你,而不是哈利.波特或罗恩.韦斯莱,不是任何一个她的朋友或者战友。你捉摸不透她,于是你愈发地想要了解关于她的一切。


“马尔福。”她轻声地叫了你的名字,而这次你没觉得这个姓氏由她叫出来是对你的一种莫大的侮辱。她面无血色、卷曲的发丝遮盖住了光洁平滑的额头、脸颊的边缘还残留着早已风干的暗红色血迹。她好像瘦了整整一圈。风吹起她的头发,你几乎能透过宽大的巫师袍看到她的肋骨。命运和战争使得你们面目全非。尽管你与格兰杰的过去似乎都不怎么值得怀念,但过去的那些日子很明显比眼下这种尴尬而又窘迫的状况要好太多了。


“格兰杰。”你点头向她致意。“泥巴种”这个词差点脱口而出,但你忍住了。


“你也不喜欢那群人,是不是?”她笑了,但眼中不带有分毫笑意。


“他们很蠢。”你生硬地补充道。


“是啊。明明知道逝去的人不会再回来,却又装成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只要让自己不再悲伤就好、战争带来的一切不幸全部遗忘都没有关系。那群混账一定是这么打算的吧?真是太精明了。”格兰杰微笑着说道,她的表情变得愈发奇怪。你看向她,看向与你一样厌恶一切的她,忘记了血统与立场的不同,忘记了过去的一切不愉快和矛盾。


“大概是因为人类都很自私吧。”突发奇想一般,你不知怎么的突然想为那群被你唾弃和厌恶的人辩解一番。说起逃避现实,你与他们实际上并没有本质上的差别。你不想成为和他们一样的人,但你就是。除了选择性遗忘战争带给你的伤害以外,你早已别无他法。所有人也都是这样。若是将所有痛苦都铭记于心,迟早有一天会失去活下去的勇气。


但是、赫敏.格兰杰选择了背负这一切。十全十美小姐、万事通、赫敏.格兰杰、那个曾经被你再三诋毁的泥巴种,尽管一度想要逃避现实,但最终却选择了勇敢地背负那些所有人都想要掩盖的痛苦。


“我们是一样的,马尔福。”她欣慰地像是开玩笑似的说出了这句话。你一言不发,却在内心否定了这个说法。


人生有这么一个岔路口。左边是一条道路,右边又是另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你必须向左,赫敏.格兰杰必须向右。除了最初来到岔路口时那一瞬间的眼神的碰撞,你们注定不会再有任何交集。

评论
热度(30)

© Golden Unico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