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 away,Lucifer

【Seeuni】《万事皆休》:

○一切终于死亡。


她一定很擅长让自己感到痛苦。当Seeu最终接受了前去参加葬礼的要请的时候,她多多少少明白了这点。她换上黑色丧服,戴上一副冷酷无情的面具,手握一束即将在时间洪流中腐烂的白色玫瑰,然后像机器人似的走出了家门。她全程缄默,不曾有一句多余的话。这让她好受了些。


参加葬礼的只有寥寥数人。下午三点的阳光在墓碑上映射出完美的浅金色光线,黑白灰三色的丧服与雾气交织在一起,开在坟墓边的野花变得越来越虚弱,颜色暗淡的泥土混杂着枯枝和小石子,连墓碑上的铭文也逐渐被日渐积累的灰尘遮盖。Seeu睁大那双混浊得宛如污水的天蓝色眼睛,企图看清墓地后方的森林深处究竟藏着什么。逃避现实只是暂时的方针。只要她不割下自己的耳朵,她就永远不能忽视旁人的冷言冷语。她做不到对一切视若未睹。Uni活着时做不到,那她也做不到。


她仍记得自己的爱人Uni弥留时的样子。泪水顺着她毫无血色的脸庞落到地上,她的呼吸逐渐变得微弱,死神走向她。窗外传来吵闹烦人的蝉鸣声,灰白色的天空变得愈发阴沉。Uni轻声地咳嗽着,每一次都暗示着她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她在去年九月的时候患了重病,靠着坚强的意志勉强挺过了那个艰难而痛苦的冬天,却在初春之时离开了人世。Seeu像基督教徒似的虔诚地跪在沙发旁,她不断祈祷着,却在Uni断气的那一刻才意识到自己无力改变任何事情。她为Uni的脸盖上白布,随后将所有与Uni有关的东西全然烧毁。这些东西没必要留下来作为纪念。她铭记着Uni为她朗诵十四行诗、为她哼摇篮曲的样子。大部分时间Seeu都扮演一个只懂撒娇的孩子,她只懂索取却不懂付出,但那样温柔的Uni却毫无怨言地包容了她的全部缺点。当然,这世上再无人会耐心地接受Seeu身上那些糟糕的地方,她也在得不到那样无私的爱。Uni活着的时候,她从不珍惜,也从来不怕失去这份偏爱和纵容。


后悔早已无用,毕竟万事皆休。


Uni是个不出名的作家,她把写作当成自己存在的意义,却在临死前的那个晚上将所有未出版的作品的手稿全部烧毁,甚至连一封遗书也没有留下。她不曾告诉Seeu自己这样做的原因,也不再愿意向任何人讲述自己那惨淡而漫长的人生。Uni永远也不会开口说话了。带着那些欢乐和痛苦,她被埋在了冰冷的泥土之下。愿鲜花保护她的躯体不被虫子啃食殆尽,愿慈祥的上帝指引她走向天堂。


嘲笑不绝于耳。“三流作家与过气歌手果然是最般配的”、“任性的歌姬耍大牌也是没用的因为根本没人理会”、“人品差成这样居然还有粉丝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诸如此类的侮辱不断折磨着Seeu的听觉和神经。风吹乱她的头发,而她根本顾不上去打理。那些人化作呼啸着的黑影,他们宛如肮脏的蠕动着的蛆虫,恶臭从他们的口中散发出来。那些丑陋的模样映在鲜红色的彼岸中。再也无法承受这一切的Seeu再次选择了逃避现实。


她回想起与Uni共同度过的那些日子,发现它们竟是那样遥不可及。

评论
热度(4)

© Golden Unico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