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有一日上帝會對違背道德倫理的我們降下天罰

【安艾】同居法则


※现代公寓Paro

※二设多到上天请注意

1.

引发矛盾的是一只被艾比养在公寓旁边楼道的虎斑猫。

天气越来越冷,要是把猫留在室外的话,它一定撑不过这个冬天。尽管不想违反公寓禁止养宠物的规定,但于心不忍的艾比还是把它带了回来。

本来打算偷偷行动、不让任何人发现的,但艾比在将猫领回公寓的时候意外被她的室友安迷修发现了。

“这就是你经常喂的那只流浪猫吗?”安迷修好奇地盯着艾比怀中的那只猫,而艾比却警惕地往后退了一步。

“它叫格蕾丝。这名字我起的。”

“是母猫吗?”

“是的。”艾比这么回答完之后,安迷修就握住了猫的爪子然后轻轻地摇了摇,就像中世纪的骑士握住了一位贵妇的手。

“说起来,公寓里好像不让养猫的吧?”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似的,安迷修以略带惊讶的口气问道。

“是这样没错,所以我就只能偷偷地把它带到公寓里来。”

“可是这样违反了入住协议吧?就是我们搬进来的第一天签的那个合同。要是被房东发现的话说不定会被赶出去。”

“为了不被赶出去,这件事情请你务必不要对任何人说。”艾比严肃地警告道。

“纸包不住火。艾比小姐该不会不懂如此简单的道理吧?”

算了,跟这家伙说不通的。陷入沉默的艾比径直绕过了安迷修,然后抱着那只虎斑猫快速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事情的转折点是在一个月后。那只虎斑猫的耳朵不知怎么的化了脓,艾比带它去了好几次宠物医院,情况这才好转些。如果再不把它养在室内精心照料,恐怕它连一周都活不过吧。艾比除了心疼和同情以外什么也做不了,于是就只好将这份急躁和无奈转移到安迷修身上。几乎公寓里的所有人都察觉到近一段时间内艾比对安迷修的态度比以往恶劣了很多。在那只猫的病情急剧恶化后,情绪极度不稳定的艾比甚至对安迷修说出了“如果我的猫死了,那么你就可以为它陪葬了”这句话。

不知是出于愧疚还是别的什么,安迷修主动去找房东说了这件事情。房东也并不是个铁石心肠且不讲道理的人,他知道了这件事后,便允许艾比在不给其他房客造成困扰的前提下在公寓里养这只猫。艾比在事情完美解决后向安迷修道了歉,可她却不知怎么的有点羞于向他表示感谢。

安迷修是很喜欢这只猫的。尽管他有时候会做出在猫粮里放猫薄荷、在给猫喝的牛奶里放秋刀鱼之类的蠢事,不过艾比并不打算为此斤斤计较。就算安迷修成为了这只猫的第二个主人,她也不会介意的。

2.

偶尔,艾比和安迷修会为了一些不值一提的小事产生莫名其妙的争执。

比方说下午茶好了。考虑到这两人都习惯将曲奇作为点心,他们就开始争论起了曲奇要配什么饮料才合适。

“果然还是红茶配曲奇才最经典。”安迷修坚持着自己的观点。

“明明咖啡也很好喝啊!”艾比丝毫没有表现出想要退让的意思。

就这样,争论发展成了争吵。

碰巧路过的埃米不合时宜地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没人觉得牛奶配曲奇很赞吗?”

“没有!”艾比和安迷修异口同声地答道。

后来,艾比养成了睡午觉的习惯。她不再喝下午茶,自然也不与安迷修争论了。矛盾就这样自然而然地化解了。

然而,他们都仍然各执己见。

3.

周末的时候,电视遥控器的所有权成了一个极大的问题。由于安迷修和艾比所居住的公寓里只有一台电视,所以他们不得不为了电视节目的掌控权而“大打出手”。他们想看的节目不同,并且他们对对方想看的东西丝毫不感兴趣,所以两人都拼了命的想夺得周末的沙发的霸占权。一向谦让女性的安迷修拒绝在这件事情上做出一丝一毫的让步。艾比软硬皆施,最终放弃了与安迷修讲和的意愿。

埃米自然是没有插话的份。艾比最近很喜欢看恐怖片,而安迷修最近则出于某些原因痴迷纪录片。两人争论了半天,也没能说服对方自己喜欢的更好看一些。

“为什么会有女孩子喜欢看恐怖片呢?”

“为什么会有人想看纪录片那种无聊而又毫无营养的东西呢?”

在这件事情上,艾比和安迷修无论怎么样也无法互相理解。

4.

“房租AA制,五五开,就这么定了。”

“真的不用在下多支付一些吗?”

“不用,男女平等。”

“和那个没关系吧,艾比小姐......”

“我不太习惯欠别人什么东西,抱歉。”

5.

“艾比小姐,在下觉得苦瓜奶茶和草莓吃起来比较搭配。”

看到艾比每天跑到公寓附近的奶茶店买大杯的苦瓜奶茶,安迷修忍不住对她说道。

“真的?”

假的,安迷修才不会尝试这种古怪得宛如黑暗料理一般的奇妙搭配。他只是突发奇想于是跟艾比开了个玩笑。

然后,照着安迷修的说法,艾比在将苦瓜奶茶和草莓混搭在一起吃后.....

“天啊!太感谢你了,安迷修!这简直就是这世上最棒的搭配!”艾比一脸兴奋地对安迷修这样说着,甚至还想让安迷修尝一尝带有草莓果粒的苦瓜奶茶。

“你喜欢可就太好了。”安迷修强忍着笑意回答说,也不知道艾比是否有察觉到。

6.

人可能多多少少会有些怪癖。艾比和安迷修自然有属于自己的秘密爱好,而且不为任何其他人所熟知。

比方说,艾比喜欢在睡觉时带着耳机。不管放不放音乐她都会这样做。就像某些人有认床的习惯一般,艾比睡觉时不带着耳机就怎么都平静不下来。埃米倒是没有传染上这个怪癖。追溯这个奇怪习惯的根源实在是过于困难了,而且艾比本人也并不觉得这是件坏事。

再比方说,艾比喜欢做鱼拓。这点安迷修倒是知道的。一个周末,金和他的姐姐秋一起去湖边钓了许多鱼(其数量之多让安迷修怀疑这鱼的来源是否合法),整个公寓的住户都至少分到了两条鱼。由于和金住得比较近的关系,艾比和安迷修分到了整整六条鱼。安迷修负责烹饪,而艾比却坚持要在鱼下锅前做鱼拓。

“我还真看不出你居然喜欢这玩意。”安迷修盯着挂在公寓墙上的、用金边框裱起来的鱼拓成品,如此感叹道。

“我怀疑金把整条湖的鱼都钓上来了。”艾比答非所问,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那样的话他现在就在牢里了。”

安迷修也是有一些小爱好的。他很喜欢观赏蝴蝶标本,原因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恰逢安迷修的生日,艾比把一只蓝尾蝶的标本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他。

“在下还以为艾比小姐很讨厌蝴蝶标本之类的东西呢。”

“是这样没错。”

安迷修看上去还想说些什么的样子,但最后只憋出一句轻声的“谢谢”。

7.
有那么一段时间,安迷修的工作变得比以往繁忙了许多。他经常熬夜坐在电脑桌前处理白天没解决完的事情,靠着一杯咖啡支撑过整个晚上。

搬进公寓的时候,他有和艾比约定过“午夜十二点后禁止开灯和发出杂声”。尽管安迷修尽量不在工作的过程中发出声音,但艾比还是多多少少受到了一些影响。一连好几天她的睡眠质量都很低。

“对不起。”尽管内心十分愧疚,但安迷修却不知道怎样的道歉方式才比较合理。

“没关系的,毕竟是非常时期。连着几天失眠对健康不会有太大害处的,我的身体可是非常强壮的。”

安迷修一言不发。他突然觉得,艾比可能就是他所见过的最温柔的人。

8.

房东举办的跨年晚会上,几乎所有的公寓住户都到场了。众人吃喝谈笑,营造出一种温馨的气氛。

艾比将苦瓜奶茶倒进高脚酒杯里,似乎是打算将它作为红酒般喝下去。而安迷修举起了一杯金色的香槟。

“干杯!”

两只高脚杯碰撞在一起,发出“嘭”的一声清脆的响声。

“新年快乐,室友。”艾比笑着说。

“新的一年请多多指教,艾比小姐。”

评论(1)
热度(29)

© 海濱樂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