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有一日上帝會對違背道德倫理的我們降下天罰

【雷艾】末日Disco


凌晨四点的时候,天空开始发白了。远处的地平线展露出诡谲的橘黄色,太阳就即将从那里升起。长叹一口气后,艾比将水瓶内剩下的水一饮而尽。



这个临时搭建的避难所不能久留,因为丧尸很快就会行动起来。呆在原地就只有死路一条,所以无论怎样都得继续前进。艾比在前一天晚上受了伤,前进的速度必然会因此而减慢。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将躺在简陋的床铺上的雷狮叫醒后,艾比开始策划下一个步骤。雷狮研究了一会地图,然后找出了最佳的路线。将东西匆匆收拾完之后,两人即刻出发了。



停在路边的车辆几乎全部报废。由于暂时找不到交通工具,艾比和雷狮只得以步行的方式前进。弹药和食物尚且充足,一切还算进行得顺利。



直到夜色降临之前,艾比和雷狮都处在一个相对而言比较轻松的状态中。



两人是在公路上遇到的。虽然说以前也认识,不过基本上没什么接触。安迷修、埃米和艾比是一队的,而雷狮、卡米尔、佩利和帕洛斯是一队的。尽管两路人马因为恶劣的环境而不得不合作,但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都很不好。因为丧尸突如其来的大规模袭击,雷狮和卡米尔他们走散了,艾比和安迷修他们走散了。在距离城市五千米的公路上,两人碰巧相遇了。不得不说命运的安排真是相当巧妙。尽管最开始两人的关系十分恶劣、经常因为一些小事而吵得不可开交,但在经历过差点被丧尸杀死的险境之后,两人都选择了退让,关系也变得和谐了些。虽然算不上是朋友,但基本上可以说是伙伴了。



但是,从内心的角度出发,雷狮一直都相当鄙视艾比的鲁莽,而艾比也非常厌恶雷狮傲慢自大的态度。



————————————————————————



夜晚可以和噩梦画上等号。丧尸在这个时间段是最为活跃的。雷狮和艾比在晚上是轮流值班的。一个人睡觉,另一个则拿着望远镜观察周围的情况、如果有特殊情况就能立马做出反应。今天是艾比值班。值班的时候她一向很敏锐。



“啊,好想喝苦瓜奶茶.....”将望远镜放下后的艾比不禁这样感叹道。虽然深知在这种情况下是绝对喝不到苦瓜奶茶的,但内心还是会忍不住地期盼。



“你在幻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身后传来雷狮不耐烦的声音,看来他没睡着。



深吸一口气后,艾比说道:“关你屁事?”



雷狮无视了她的口出狂言,似乎是打算暂时做出妥协。一会儿之后,他用手指指着艾比脚边的那把锈迹斑驳的电锯,漫不经心地说道:“如果丧尸来了通知我一声,我要把他们的狗头都锯下来。”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很想锯下你的狗头。艾比在内心这样想着,但并没有说出来。



————————————————————————



真是个狂妄的家伙啊。艾比看着已经睡着了的雷狮,这么感叹道。



她将头别开,然后再次拿起了望远镜。



东方200米处的那是......



“雷狮,起来!”搞清楚状况后,艾比以高分贝的声音尖叫道,而雷狮几乎在听到声音的那一瞬间就跳了起来。



“怎么,他们来了?”



“是的。”艾比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她抄起一把斧头,随后提起了她和雷狮在白天就已经准备好的行李。



“我等很久了。”雷狮看上去很得意,甚至露出了轻松的笑容。他活动了一下筋骨,然后一下子拿起了那把电锯。他们是否能看到明天的太阳,谁也不知道。但命运就把握在他们自己手中。



在将手握得“咯吱”响之后,雷狮和艾比一起离开了临时搭建的避难所。



万事俱备,之后又会怎样呢?



————————————————————————



长达数小时的浴血奋战之后,黎明伴随着希望在晨光中到来。艾比用左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似乎是想以这种方式缓慢地接受刺眼而又温暖的阳光。她的红发在阳光的照耀下宛如跳跃着的火焰。公路边的颜色单一的野花已经枯萎了。



艾比和雷狮并排缓慢地走在公路上。她提着斧头,他提着电锯,两人组合在一起散发着一股戾气。



“你觉得咱俩能活下去吗?”突然,艾比向雷狮这样问道。



“有我在,你还怕什么?”迎着凉爽的清风和角度刚刚好的光线,雷狮微笑着答道。

评论(4)
热度(56)

© 海濱樂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