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有一日上帝會對違背道德倫理的我們降下天罰

【佩艾】暴力美学


@夏希汐 你的点文

他仿佛生来就是为了战斗而存在的。将阻碍者像碾碎蚂蚁一样摧毁,那既是他的本能和天性也是他存在的意义。只有当败者发出凄惨的悲鸣的时候,佩利才能感到自己确实还活着、自己确实还活在这个充满了臭虫的丑陋的世界上。当温热的血接触到他苍白的皮肤的时候,世上的一切都失去了原本的颜色。杀戮,就只有杀戮,除了杀戮以外的事情没有任何意义。当他如铁般坚硬的拳头接触到敌人时,佩利感到自己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运动。他喜爱体验这种只属于野兽的本能,他喜爱这种毫无人性的背德感。



强者生存,弱者淘汰。对他人的同情和生而为人应有的良知似乎在佩利诞生在这世上的时候就不曾存在过。他不在乎被他人利用或者被他人唾弃。他只要杀戮,他只要不断地战斗下去,直到这世上的弱者被全部屠杀殆尽、直到所有阻拦他的人都在痛苦的业火之中化为灰烬。


在遇到艾比之前,佩利不过是一具名副其实的行尸走肉罢了。


————————————————————————


那是他加入雷狮海盗团之前的事。那时一意孤行的他单打独斗、没有一个伙伴。尽管论单挑很少有人能赢过他,但一旦敌人的人数多起来,即便是战斗起来毫不留情的佩利也招架不住。招惹上那种热爱报团的懦夫,也算是他运气不好。



他曾经的仇家带了几十个人来围剿他。经过几小时的血战之后,力不从心的佩利最终还是败下阵来。他在受了重伤的情况下以全力逃跑,才算是没死在那场决斗中。



确认自己逃到了安全的地带后,佩利彻底失去了前进的动力。他一边咒骂着敌人的卑鄙无耻,一边用手捂住自己的伤口。一抹红色出现在他模糊的视线中,让佩利以为自己已经下了地狱。



“你没事吧?”听到一个少女的声音后,佩利缓慢地睁大了眼睛。他恍然间意识到自己仍然活在这个世界上。那是个面孔仍带着稚嫩气息的红发少女,身材矮小,看上去大约13岁左右。仔细思考后,佩利确认自己以前确实没见过她。



“你谁啊?”佩利以沙哑的声音问道。与此同时他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自己的伤口不让它开得更大。红发少女见状,即刻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一卷纱布,然后熟练地为佩利的伤口缠上了纱布。感到很是不自在的佩利警觉地看着她。


“姐是来救你的好吗,别不识好歹啊!恩将仇报的家伙一般死得比较早哦。话说你那是什么恶心的眼神啊?”虽然语气里带满了不情愿和嫌弃,但少女还是继续为佩利处理着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



“你是医疗人员吗?”佩利的声音变得比平常低沉了许多。


“考虑到姐有个经常受伤的衰仔老弟,姐不得不学点医疗技术啊。”少女在替他处理完伤口后无奈地叹了口气。


“对了,我叫艾比。你起来,动作慢一点不要太剧烈、幅度别太大。小心点...我带你去不远处的医疗机构。”


尽管一向没有信任和依赖他人的习惯,但寸步难行的佩利现在已别无他法。他在艾比的搀扶下缓慢地站了起来,一瘸一拐地向着医疗机构的方向走去。


————————————————————————


从此,他和艾比熟络起来。


好吧,其实也不是很熟。艾比只是在佩利疗养期间负责照顾他的生活起居而已。佩利的伤势恢复了一些的时候,两人甚至都开始拌嘴了。无非是一些小事情,但同样闲得胃疼的两人却能吵上半天。死气沉沉的医疗机构里显露出了一丝生机,一直以来使佩利觉得压抑无比的某种复杂情绪也奇迹般地消散了。虽然艾比总是就“受伤的人不该吃太多肉类”这一点和他抬杠让他觉得很是烦躁,不过大多时候他都很享受这种吵吵闹闹的感觉。这种心情对以前的佩利是从来没有过的,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样。


像是为了嘲笑艾比矮小的个子,佩利发挥想象力给她起了个外号——“小老鼠”。作为报复,艾比称呼他为“傻狗”。尽管这相当程度上显示了她对他的不敬,但佩利从来没有因为这个称呼而生气过。佩利真的非常讨厌任何人跟他开玩笑,但艾比讲一些无聊的冷笑话时他却偏偏无法生气。佩利无法享受任何形式的幽默,而艾比自以为是的英式幽默笑话让他几乎想死。但考虑到他能轻易摸到艾比的头而艾比无论如何都摸不到他的头这点,佩利觉得之前的一切都可以扯平了。


与艾比一起相处的时光,佩利感到自己是一个鲜活的人类。他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可以靠暴力以外的方式来证明自己仍然活在这个世界上呢?


然而,离别的日子终究是到了。差不多痊愈了的佩利离开医疗机构的那个下午,艾比独自一人来给他送行。


“说再见前,我想问你个问题。”佩利以波澜不惊的语调说道。


“问吧,姐无所不知。”


“你当初为什么救我?”


“我知道你不是好人,但我就是看不得任何人死在我的面前。”

“现在你还这么觉得吗?”


“姐才不告诉你咧,傻狗。”艾比踮起脚尖想要用手指点点佩利的脑袋,但以她现在的身高似乎不足以做到这点。


“再见。”他向她挥手以示告别。


而她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一言未发。
————————————————————————



与艾比分别之后,佩利反而更加喜欢以暴力的方式解决问题了。他喜爱鲜血,喜爱他人的痛苦和绝望。他热衷于在敌人身上留下大大小小的伤口,并且他绝不会因为伤害到别人而感到愧疚。佩利变成了比以前更加疯狂的可怕存在。



他喜欢鲜血,狂热到了连生性残忍者都无法理解的地步。那些或风干或鲜明的血迹总让他想起她,想起她在风中奔跑时那飞扬的红色长发。宛如火焰,宛如阳光,炽热得近乎使他无法承受。

炽热得快要灼伤了他的心脏。

凹凸大赛开始的那天,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留着耀眼红色长发的少女。

从他们分开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明白——

他们终有一日会再见的。

评论(3)
热度(57)

© 海濱樂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