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 away,Lucifer

【卡艾比】梦碎繁华

@*ฅ孤独的卷毛ฅ* 你的点文

⊙中世纪Paro(大概)

※“咔啦”,重要的东西破碎的声音。

雨点如丝线般将天与地串联起来,百叶窗外的景色在雾气中逐渐模糊,壁炉中的火烧得越来越旺,昏暗的房间被分割成光明与黑暗两半。天空被乌云全然覆盖。放在木制长桌上的火漆、信封、拆信刀以及羽毛笔都附着一层神秘莫测的光泽。卡米尔静静地靠在天鹅绒制成的沙发上,静静地思考刚才发生的事情。

就在不久前,也就是天还未完全黑下来的时候,他的挚友——好吧,曾经的挚友艾比前来看望他。说是探望也不太恰当,因为她很明显有求于他。她坐着马车来到了他的住所,一下车就急急忙忙提起礼服冲向住所的门。卡米尔透过二楼的窗子看到她慌乱的样子,不禁有点疑惑。接下来她的请求则更为荒唐。

她请求卡米尔帮她逃跑的时候,卡米尔就立马明白了她此行的目的。原因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作为公爵的女儿,艾比被强迫跟邻国的王子定了婚。再常见不过的典型的政治婚姻,不过这场交易中的新娘似乎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安排。最令卡米尔惊讶的地方就是艾比求助的对象会是他。尽管两人小时候关系好得惊人,但由于世事变故的缘故,长大后的两人渐行渐远。除了在社交舞会上点头致意以外,两人早已没有任何交集。多年未联系的童年玩伴突然上门来访,让卡米尔有些猝不及防。当艾比当着他的面痛骂这一切的时候,卡米尔除了安静聆听之外什么也做不到。他从来不擅长安慰人——他甚至至今都不懂如何与任何人单独相处。

“对你来说,幸福和利益哪个更重要?”卡米尔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下定决心问出了这个问题。

“也就是说你并不打算帮忙。”并非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卡米尔抬起头,发现艾比通红的眼眶里早已盈满了泪水。

卡米尔没有回答,但答案是肯定的。他没有义务帮助艾比,况且他有充分的理由。他的哥哥雷狮最近才掌握兵权,若他帮助艾比逃婚,无疑会降低雷狮在国王心中的位置。他不想影响雷狮的前程,因为他深知雷狮的野心无法被任何人撼动。卡米尔最初只是个私生子,多亏了雷狮他才能有一席立足之地。他想帮助艾比、想帮助这只可怜的金丝雀冲破牢笼,但他同时也不想被雷狮抛弃、不想失去利用价值。哪个更重要已经很明显了。卡米尔做出的选择也是十分明确且理智的。

艾比怎么到来也怎么离开。她一言不发风风火火地走向自己的马车,脚步快速而又充满节奏感,就那样从卡米尔的视线中一点一点淡去。她的红发在夕阳的映衬下变得十分暗淡无光,犹如某一种因为高温而融化了的金属。当她离开时,卡米尔的住宅再一次陷入死一般的沉默。

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到艾比。


————————————————————————


古老的钟在深夜敲了十二下,就此拉开了夜世界的帷幕。全然漆黑的夜空中点缀着宛如宝石般的繁星,树叶的影子与冰冷的月光交织在一起,暗灰色的地平线像是油画一般模糊不清。灯火辉煌的舞会上弥漫着酒精的气息,刺眼的灯光将贵妇们的华丽礼裙照得闪闪发亮,年轻的情侣在大厅的角落窃窃私语。地毯上洒满了一位醉酒少女不小心打翻了的葡萄酒,忙碌的女仆端着刚出炉的面包在大厅里穿行。得知艾比在逃亡过程中意外去世的时候,卡米尔正和雷狮谈论军事扩张。刚才还在举着酒杯谈笑风生的贵族们瞬间安静下来,大厅里的金黄色灯光亮得有些夸张。

这个傻姑娘啊......

在内心这么感叹着的时候,卡米尔听到一声充满同情的悲鸣声。在场的所有人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卡米尔看向他们,也不知道那是不是自己不经意间发出来的。

————————————————————————

万籁俱寂的午夜。空气湿润,丝丝细雨打湿了卡米尔细碎的黑发。他独自一人沉默地站在墓园里,将一束红玫瑰和一束白玫瑰放在某个人的坟前。

墓碑上没有刻逝者的名字,只刻着——

“此刻她终得享受自由和欢愉。”

评论(1)
热度(37)

© Golden Unico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