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n kleines Herz

【帕艾】Crazy in Love

@初狛喵 算是送给你的情人节礼物了,如果你不满意的话我再去写XXD




“给我一杯苦瓜奶茶。”在酒吧里说出这等话的究竟是哪个奇葩?那女人的声音里不曾带有一丝感情。帕洛斯抬起头,看到她一头如火般明亮的红发在奢靡而淫荡的灯光中显得如此刺眼。他放下酒杯,迈着稳健的步子缓慢地走向她。红发女人微微昂起头看着他,眼神中的轻蔑和不屑让帕洛斯想捏碎她的头骨。

“你就是那个情报贩子?”她微微张开如同纸一般薄而苍白的嘴唇,帕洛斯闻到了香水与香烟混合的气息,不禁皱起了眉头。

“您瞧不起这个行业吗,艾比女士?”帕洛斯露出他所熟悉的虚假微笑,由他精心打造的完美面具再次出现。

“我不习惯拐弯抹角。是的,我就是瞧不起情报贩子,不过我也很佩服你们。你们在这个藏污纳垢的大城市里成天干着些毫无人道的事情、为连你们的名字都不屑于记住的雇主卖命,真是辛苦了。对了,我记得你是叫帕洛斯吧?”

“能被您记住名字是我的荣幸。”

“不错,你瞧瞧我有多尊重你?”

“您想让我调查谁?”

“我的丈夫,帮我调查他有没有出轨。”

“这活不是找私家侦探更合适吗?”

“我信不过那帮饭桶。”

“报酬是多少呢?”

“九百美金。你看这价格行吗?”

“没问题,成交。”

帕洛斯走到酒吧门口时回头问了一句:“如果查到他出轨了呢?”

“不必担心,我还雇了个杀手。”她朝他微微一笑并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帕洛斯感到浑身一阵恶寒。

————————————————————————

再一次见到艾比是在她丈夫的葬礼上。帕洛斯本不该出现在这里,但一脸微笑的艾比却坚持要请他来参加。穿着黑色丧服的人们或哭泣或沉默,而艾比的那一头红发在清晨的雾气和朦胧的丝丝细雨中显得如同太阳和鲜血般刺眼。她站在自己丈夫的墓碑前低头无声地啜泣着,而帕洛斯则毫不费力地看出了她内心的喜悦。帕洛斯理了理自己的黑西装的衣领,换上冷漠的微笑走向还未注意到他的艾比。当她抬起头并凝视着帕洛斯的时候,他和她之间的距离连一米都不到了。她的红色瞳孔里先是流露出一丝丝惊讶和害怕,然后那一抹诧异就转变为了戏谑。

“好久不见,我可爱的艾比女士。”帕洛斯以沙哑而温和的嗓音说道。

“好久不见,帕洛斯先生。”刚才还在假装哭泣的艾比瞬间露出了狡黠的笑容,轻松得仿佛她不是在参加自己丈夫的葬礼而是在参加一场普通的聚会。

帕洛斯将嘴唇凑到她的耳边:“恭喜你,他终于死了。”此时他与她紧紧地贴在一起就宛如两块互相吸引的磁铁一般。

“这样我就能和你永远待在一起了。”艾比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她踮起脚尖用手指轻轻地点了一下帕洛斯的嘴唇,这时他才发现她的手冰冷得吓人。

如同谵妄的呓语也仿若狂妄的誓言,这句话久久地缠绕在帕洛斯的心头,如同噩梦一般挥之不去。他试图理解艾比所有荒唐举动和言行里暗藏的感情,但除了被牵着鼻子走以外他别无他法。

————————————————————————

一个令人昏昏欲睡的星期六的下午,帕洛斯站在窗前思考着他的下一个任务。他突然听到有人按门铃,往门口一看,他一眼就注意到了那一头耀眼的红发。

他打开门,然后给了她一个拥抱。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住所的?”他的语气里混杂着疑惑和惊讶等等复杂的情绪,或许还有一点点兴奋和愉悦。她缓慢地富有节奏地喘息着,这更加勾起了他的好奇。

“我找了另一个情报贩子来调查你。”

“你完全没必要那么做。所以,你这次拜访是有什么事情吗?是新的任务?”

“不,不是。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买下你需要多少钱?”说完后,她在帕洛斯的嘴唇上轻轻地烙下一吻。

评论(1)
热度(38)

© 日耳曼盐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