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n kleines Herz

【嘉艾】乍暖还凉


要让自己不感冒是困难的,尤其是在冬天已经过去而春天又未到来的时候。空气里充斥着发霉的味道,于是从刚踏出家门的那一刻就有一种想吐的感觉。艾比围着围巾度过了一整天,连约克郡布丁和潘趣酒都不能让她振作起来。气温上升时,她非常不幸地发烧了。午夜十二点,她一边躺在床上喝着苦瓜奶茶,一边忍受着疾病带来的痛苦折磨。当她的体温在不知不觉间达到三十九摄氏度时,艾比感到自己就像一个被放进烤箱的牛油果。


金在她情况好转的时候来看望过她,然后第二天他也得了重感冒。谢天谢地金留在床头柜上的糖还剩很多,这样艾比就能折糖纸以打发时间了。紫堂幻也在她还未痊愈的时候来看望过她,无非是叮嘱她要多喝热水和多休息,他唯一比金幸运的地方就是他现在很健康。暂时的罢了。


第三个来看望艾比的是嘉德罗斯。说实话这让她有些惊讶,嘉德罗斯平常基本上和她没什么接触,虽然知道对方的名字,但碰面的次数屈指可数。简单来说,艾比和他不怎么熟。他带了一瓶薰衣草香水,尽管那时艾比已接近康复,但她还是想不通他为什么要用香水作为礼物。她不记得自己曾经有和嘉德罗斯说过她喜欢香水,毕竟她真的不喜欢。


“香水的气味会令你心情好些。”还没等艾比开口发问,嘉德罗斯就解释道。他自顾自地将香水的瓶盖打开,一股浓郁的薰衣草香气扑鼻而来,让艾比忍不住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每次鼻腔受到刺激时都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


“总之,谢谢你来看我。”虽然快要恢复健康的艾比根本不需要别人的探望,而且她也不清楚嘉德罗斯来访的原因,但有人能来看自己还是让她很开心。艾比到厨房里给嘉德罗斯泡了一杯绿茶,并邀请他到自家的客厅里坐一会儿,但他并未接受。


“实际上,我是来道歉的。”在沉默中犹豫了好一会儿之后,嘉德罗斯说道。


“为什么?”


“你认识雷德和蒙特祖玛吗?”


“认识,但不熟。”


“有一次我和他们俩玩真心话大冒险,我选择了真心话。雷德问我喜不喜欢你。”


“你怎么回答的?”


“按事实回答,「我跟她不熟」。”


“雷德学长是怎么回答的?”


“他说我撒谎。”


“然后呢?”


“我拼命否定,恼羞成怒之下骂了你。”


“骂我什么?”


“我觉得你不会想听的。”


“那确实......挺过分的。但我还是想不通你为什么要专程来看我。我明明原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的。”


“什么?!雷德说他告诉你了......”嘉德罗斯先是露出惊讶的表情,然后陷入沉默。


“但愿他抗揍。”看着嘉德罗斯额头上逐渐突出的青筋,艾比祈祷道。


“我以后还能和你说话吗?”在踏出公寓的门之前,嘉德罗斯突然问道。


“这什么奇怪的问题?不过,可以。”听到艾比这么说之后,嘉德罗斯微微一笑。


他向她挥手告别,她也向他挥手致意。


然后,嘉德罗斯消失在楼梯的尽头。

评论(1)
热度(36)

© 日耳曼盐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