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n kleines Herz

【你X艾比】人生不过戏一场


00.

你爱上了一个在你出生之前死去的女孩。

01.

第一次见到那个带着明艳微笑的女孩,你仍是个涉世未深的幼稚孩童。她的照片是黑白的,但书上说她有着一头火焰似的红发,姑且就这么认为吧。她在她所生活的年代是个不怎么出名的作家,一生清贫简朴,但活得是否自在后人很难说清。出名是在她入土后的二十年,当世人发现他们错过了一个坚强美丽的女作家,她早已在冰冷的泥土之下化为尘埃。

最开始的时候,你读了她的几本书,觉得她的风格很不错,但并未去了解她。她叫艾比,出生于一个偏僻的小镇,早年不顾父母反对出来闯荡。历经磨难自然是不可避免的,但在她的弟弟埃米去世后,她开始变得愈发沉默,仿佛曾经拥有的所有勇气和信念都随着埃米离去。世人再难看到她微笑的同时,她开始了写作生涯。最初是替人写剧本,工资很低,她也在自己的自传中说那段生活格外艰难。她住在古老破旧的阁楼里,一坐就是一整天,而且还不一定会有灵感。出现转机是在她的第一本小说写完后,那是她的代表作,让她的生活有了些起色。

课本上截选了她的一篇散文,对她的人生经历的介绍也仅仅如此。你对接下来的发展感到很好奇,于是去买了她的自传。

书名叫《人生不过戏一场》。

02.

她的人生像小说,曲曲折折如同连绵起伏的山峰,瞬息万变如同深不可测的海洋。

万籁俱寂的午夜,你失眠了。坐在阳台的藤椅上,一边凝望着星空,一边将她的自传缓慢地打开。蝉鸣不绝于耳。

只是阅读完她的自传,绝对不足以深入地了解她的人格。

此刻的你像个心理学家,每读完一页就开始揣测她的心理活动。

明明有些地方被一笔带过,你却反复阅读企图从中看出她的喜怒哀乐。

你实在太想了解艾比了,于是在读了好几遍她的自传后,你四处寻找将她的所有作品都买了下来。这费了你许多功夫。

一向讨厌写读书笔记的你,在书上一笔一划小心翼翼地写下了密密麻麻的批注。

03.

在对她有了不少了解之后,你对这从未谋面的红发女孩产生了难以理解却又让你日日夜夜无法入眠的崇拜之情。在清晨的鸟鸣声让你醒来的时候,在被吵闹的汽笛声折磨的时候,在被人无故欺辱后,在一切期待破灭之后,无论是困境还是顺境,你无时无刻不会想起她。她的那一头红发在你的想象中就如同太阳一般,给了对生活失去希望的你继续活下去的勇气,支撑着你在绝望中继续前行。

你和当时的她一样,除了选择面对一切之外别无他法。她不想灭亡,你也不想。尽管你没见过她,也不可能见到她,但她就是你的知己和挚友,是这世间唯一理解你的那个人。你理解她的一切想法,她所有举动背后的无奈和悲伤你一清二楚,你坚信其他人办不到这样了。

你对她的痴狂在他人看来难以费解,正如世人不明白如何寻找真相,正如世人不明白如何做到公正公平。你房间里的墙壁上贴满了她的照片,都是黑白的,你的朋友们说这些简直就像遗照,而你不满地把他们轰了出去。他们不懂,但你不强求。你不需要过多的人理解你。

你的人生开始戏剧化,正如艾比那一波三折令人好奇的人生一般。她在写完自己的第一本书后得了严重的病,病好后又回归到了一贫如洗的生活,但她又开始了第二本书的写作。与其说是她不怕痛苦,不如说是痛苦赋予了她灵感,是苟延残喘的生活给了她精神寄托。她利用了原本使自己痛苦不已的东西。或许你永远也无法变得和她一样坚强,但她永远在你的心头,让遭遇重创的你不至于忘记初心。

她自称“姐”时有一种狂妄自大的气势,但她却又在自传中说,那不过是为了让自己看上去很厉害的小小伎俩。

有时你半夜突然醒来然后大声哭泣,就只是因为梦到了她的悲惨遭遇。

为了她,就只是为了她。

那个倔强的、永不愿低头的她。

04.

暑假的第一天,你瞒着父母买了张开往她陵墓所在地的车票。带着一束红玫瑰,你怀着忐忑的心情出发了。车窗外是不断重复着的单调景色。达到目的地时,你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枯黄的草皮才刚开始变青就经人践踏,颜色暗淡的野花遍布四周,几棵光秃秃的树歪歪扭扭的,难看极了。一块石碑立在草坪中央,上面刻着“艾比”——那是石碑上仅有的内容,连她的出生年月都没写。那块看起来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土地,埋葬着你一直以来追寻着的那个人——那个令你为之倾心的红发女孩、那个死在你来到世上之前的红颜知己。你知道她的一切,但你注定要错过她。你不能与她抬头凝望同一片天空,不能与她共赏同一轮明月。

将那束红玫瑰轻轻地放在石碑前,你的眼眶忍不住一酸。

05.

“人生不过戏一场。”

她的自传的最后一页写着这样一句话。

你明白的。

你当然明白。

或者说,你又怎能不明白呢?

评论(2)
热度(55)

© 日耳曼盐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