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 away,Lucifer

【嘉艾】脱狱


最初,世界一片混沌,被绝望和黑暗席卷的空间里不存在任何东西。直到亚当和夏娃被逐出伊甸园,一切才有了改变。刺眼的灯光照在他苍白如石蜡的皮肤上,让他的意识逐渐开始复苏。在金黄色的氤氲的包围下,他看上去就像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一般圣洁伟大。他缓慢地睁开眼,看见一个红发少女站在他的前面,她的怀里是一枚平滑的镜子。惧怕和好奇在他的心中如同流星般转瞬即逝,之后他仅能感受到的便是自己的心跳声,清楚明白得如同小鸡破壳时发出的声音。

他鼓起勇气看向镜子,于是终于看清了自己是什么样子——如同黄金般的头发和如同雕像般棱角分明的脸庞,如同石膏般苍白而又光滑的皮肤和如同琉璃般闪烁着冰冷光泽的金黄色瞳孔,以及脸颊上那一颗引人注目的黑色星星。他近乎痴迷地盯着自己在镜中的影子,亦如爱上了自己在水中的倒影的美少年纳西赛斯。

在尽情地欣赏完自己的容貌后,他将视线移向了那位举着镜子的红发少女。她如同人偶般精致小巧,稚气未脱的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最令人在意的是,她的眼睛被一条白色的丝带蒙了起来。

“你叫嘉德罗斯,神的完美复制品,是最接近于神的存在。”她冰冷地说着,不带有一丝一毫感情。

他微微张开口,却说不出话来。

“而现在,我要带你离开这里。”还没等他从诧异中缓过来,一直以来囚禁着他的玻璃容器就被打破了。

满地都是尖锐的玻璃碎屑,宛如开在地上的透明小花。他拉住那个红发少女,即便发现以她的力量无法挣脱他的控制,却也开始迷茫下一步该怎么做。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她猛地将他向后一拉,让他被迫离开了自己的温床。

“我们该离开了。”陷入昏迷前,他隐隐约约听到少女宛如梦话一般的轻语。

———————————————————————

嘉德罗斯好奇地观察着一个个排列整齐的玻璃容器,浸泡在福尔马林里面的生命体无一不在沉睡着。就在不久前,嘉德罗斯与他们毫无不同之处。他注意到每一个容器的下方都标着他们的名字。经过两个玻璃容器时,嘉德罗斯细细地看着在其中沉睡着的生命体们。一个绿发的女人被取名为“蒙特祖玛”,而另一个红发的男人被取名为“雷德”。承载着他的那个玻璃容器的下方,一定也标注着“嘉德罗斯”吧。

将他救出来的那个红发少女名为艾比。虽然她看上去不怎么聪明,但表达能力却出奇得好,没用多久就向嘉德罗斯解释清楚了她的目的。这个由白色瓷砖构成的狭小空间是个进行人体实验的地方,被浸泡在福尔马林里的那些生命体是人造人,可以用于进行各种各样惨无人道的实验。虽然不知道自己究竟会被怎样对待,但嘉德罗斯觉得果然还是逃跑为好。

据艾比自己所说,她是因为实验失败而产生出来的残次品,眼睛不能见光,因此才需要在眼睛上蒙白丝带。她的双胞胎弟弟埃米在某一日被带走了,理所当然的就是他再也没有回来。本来就对自己的存在价值抱有怀疑态度的艾比,终于在那时意识到了自己究竟该做些什么。

“如果他们想要毫无理由地利用我们,就不该赋予我们思考的能力。”在逃到秘密通道的时候,艾比突然这么说道。嘉德罗斯看向她,突然开始庆幸自己不用面对她锐利而又绝望的眼神。她的眼睛被蒙住了,这样他就不必与她对视,也不必面对她瞳孔中如同阴影般挥之不去的悲伤。

就在两只金丝雀即将从鸟笼之中飞向天空的那一刻,红色的警报响了起来,所有美好的幻想也在那一瞬间破灭。

“逃出去!”艾比近乎歇斯底里地吼道,而嘉德罗斯愣愣地站在原地,眼见一颗子弹毫不留情地精准无比地贯穿她的胸膛,然后她在那一瞬间倒在地上,暗红色的鲜血逐渐向四周扩散。

在他跑到她身边的前一刻,世界再度陷入死一般的黑暗。

———————————————————————

再一次睁开眼,他发现自己置身于装满了福尔马林的玻璃容器中。

一个从未见过的男人站在他面前,怀里捧着一面巨大的镜子。

“你叫嘉德罗斯。”

“是时候取代这个世界原本的神了。”

评论(3)
热度(20)

© Golden Unico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