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有一日上帝會對違背道德倫理的我們降下天罰

【卡艾比】不平等条约

@糖果不要糖+ 你的点文

00.


艾比跟卡米尔订了婚。在将那枚钻戒轻柔地戴上自己的无名指后,她感到种种复杂情绪像被混在一起的香料似的,一股无名的酸楚涌上她的心头。她抬起头,看到白云与蓝天、看到自由与欢悦、看到飞翔的白鸽与远处的地平线,可她唯独看不到自己的未来、看不到自己的终点。


遇到卡米尔前,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在大学刚刚毕业的时候就与人结婚。尽管从十岁开始她就一直梦想着能与她真正的白马王子一起度过余生,可幸福的突然到来却令她有些猝不及防。说是慌张也可以。


有什么不对,一定有什么不对的。


借着阳光仔细端详着那枚闪闪发光的戒指的艾比不断这样默念着。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多疑的人,可现在她改变了。她害怕现在的生活会发生改变,因为这世间没有任何永久不变的东西。


如果出于某种原因,卡米尔离开了她,那么她该怎么去面对残酷的生活?如果她有一天不得不离开卡米尔,他又究竟会对此做出怎样的行为?她不知道,未来的一切根本无法预料。这也是她焦虑的原因。


唯有这一次,艾比坚信即便是再厉害的心理医生也不会派上用场。这种情绪的起因全在她自己,要被吞没,要么被吞没,她只能选择自己独自一人去面对。无论负面情绪的海洋是否会将她淹死,止步不前只会导致永无翻身之地的悲剧。痛苦就像弹簧般欺软怕硬。


不行,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了。


解决这个可恨的问题的唯一方法,就是用誓言来制约无情的命运。


01.


“如果爱上了别人,请自行离开。”


这是不需要用白纸黑字去记录的条约的第一个规则。遵不遵守全靠自我约束。艾比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卡米尔,然后平静地把一杯还冒着水汽的苦瓜奶茶和一块抹茶蛋糕平静地放在茶几上。


“你怎么突然说这个?”漫不经心地用遥控器打开电视后,他随口问了一句。


“我只是觉得咱们之间再多一些法律文书以外的东西会比较好。”


“是为了让你更有安全感吧?”卡米尔像往常一样毫不留情地拆穿了她。


“我就是最讨厌你这一点。”艾比面无表情地嘟了嘟嘴,似乎是最初想装出愤怒的样子后来却半途而废的样子。


“我觉得一针见血并不是缺点。”平静的语气就像是在进行辩论赛似的,果然就是这一点最为讨厌了。


“我只是想让我们之间的羁绊能够加深一点而已,也仅此而已。”

“戒指、婚姻、生活还不够吗?”

“不够哦,远远不够。”少见的,艾比斩钉截铁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她并不是个羞于表达自己意见的人,可刚到嘴边的那么多句撒娇和抱怨往往都在看到卡米尔的时候被她连着口水咽回了喉咙里。

他使她变得很是安静、他使她有时候会不自觉地压抑自我、他使她面红耳赤无言以对的次数越来越多、他使她感到安全感对自己来说是多么奢侈。

“如你所愿。”他说完就陷入沉默,让她尴尬地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02.

“永远禁止无视对方。”第二条规定在卡米尔洗完澡刚刚从浴室里走出来时由艾比慎重地颁布了出来。她甚至正式感十足地给这句话录了音,害得卡米尔失去了一边吹头发一边喝咖啡牛奶的兴致。

“我觉得不行。你和我冷战时,你也会选择故意无视我。”卡米尔反驳道。

“以后不会了,我保证。”这么严肃的话从艾比口中说出来实在没什么说服力,即便她此刻的表情也十分认真。

“我不相信你。”卡米尔冷漠地回答。

“这婚你还想不想结了?!”艾比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好几个分贝。她一生气,脸就会变得和她的头发一样红。除了艾比本人之外的所有人都认为这一点相当有趣。

“你看吧,接下来你就要和我冷战然后故意装作我不存在了。”

“我才不会呢!听着,我以后再也不和你说一句话了!永别了!”

03.

“如果不再爱对方了,就自行离开,并不再与对方有任何联系。”

“我觉得我做不到。”直勾勾地盯着艾比的瞳仁的卡米尔这样说道,然后艾比露出了一副出乎预料的惊讶的表情。

“我还以为这世上没有你做不到的事呢。”

“我只是有个疑问罢了——为什么分开以后就不能再联系了呢?我不明白。”

“即便不再爱了,看到对方却还是会觉得很痛苦。不管别人怎样,至少我.....”


“我知道了。”

04.


“我觉得这个条约很不公平。”

“抱歉,你说什么?”艾比用充满怀疑的眼神盯着他。

“我觉得同一句话说两遍很蠢。”

“难不成你也想制定条约?”

“不是。”他立即否认。

“所以到底哪里不公平了?”强忍着心中的不满和愤怒,艾比以埋怨的口气问道。

“我一直都觉得我爱你超过你爱我。”

评论(2)
热度(52)

© 海濱樂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