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n kleines Herz

【艾比X我】欲火

※BGM推荐the xx的《intro》

※本文主角人格扭曲(可能),自我代入难度较大请注意



我生来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这种难以说明有来的傲慢在与他人相处的时候尤为明显。当我发现身边的大部分女生热爱谈论那些无聊而琐碎的八卦时,如同锐利的针尖般的优越感便像雨后春笋一般不断生长,这种情绪尤其难以掩饰。我能将葛底斯堡演讲倒背如流,能用十种不同的语言骂脏话,这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天才。学期刚开始一切如意,我甚至可以忽略与我关系很差的同学,只与那些我不怎么讨厌的人说话(然而少之又少)。但当学业逐渐繁重时,我牺牲了许多娱乐时间放在学习上、花费周末的一半时间去上那该死的补习班,成绩却永远保持在中游,甚至有不断下滑的趋势。我不像我期望中的那样聪明,也并不勤奋努力。除了可以在语文课和英语课上偶尔被老师表扬外,我平庸得像书桌上那一滩恼人的浅褐色咖啡渍,愚蠢得如同一只飞向温暖篝火的嗡嗡作响的苍蝇。我追求权力却又无所事事,我的能力从来就跟不上自己的野心。如张爱玲所说,“我除了天才的梦之外一无所有——所有的只是天才的乖僻缺点”。在这个仅仅会因为发现自己涂着黑色指甲油而其他女生涂着粉色指甲油就沾沾自喜暗自得意的年纪,这一切除了能消磨我对生命的热爱之外别无其他。没有激励,没有上进心,有的只是消极和懒惰而已。虚荣带来的痛苦使得我的心脏上好似有蚂蚁在爬一般,那瘙痒而刺骨的折磨简直令人难以忍受。我在午夜时分从床上一跃而起,像个发了疯的精神病人似的赤脚踩在木质地板上来来回回地走着,来来回回地品味着失眠的欢愉。在这种时候,我是否真的高人一等已经无所谓了。哪怕我所认识的所有人中只有我一个人懂得欣赏威尼斯的凤尾舟和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孤独对我来说也算是太过多余了。

 

然而,愈发沉言寡语的我有时仍会觉得自己是特别的。我这个年纪的人大多有些奇怪(至少是在我的班级内)。他们对性是如此避讳、连看到一男一女在对话都会发出阴阳怪气的唏嘘声,但在谈论与性有关的话题时却又带着一股纯真到令人发指的好奇心。当他们一般暗笑一边谈论着与性有关的话题时,那一双双浑浊如深秋里混杂着树枝的泥浆一般的眼睛才有了一丝神采。他们对性如饥似渴,可他们了解性的唯一途径就是冰冷冷的教科书。有时候我觉得这群千方百计想要上网就只为了打游戏的家伙有些可悲,于是我决定充当一回救世主、让他们通过听生物老师催眠曲一般的讲解之外的方式来了解性的美妙。瞧瞧我对这群矛盾到令人作呕的蠢货们有多么仁慈吧!我将渡边淳一的《失乐园》带到了学校,经过某个不知好歹得有些可爱的家伙的宣传,陆陆续续有好几个人来问我借书。他们甚至在下课的时候围在一起兴致勃勃地阅览这本书,差点害得我的书被老师没收。如果他们学习时也能抱有这样的热情,那么想必能取得不错的成绩。我有悄悄地观察过他们看书时的样子。为了不让老师看见,小心翼翼地找了一个巧妙到无以复加的角度,微微低下头一行一行津津有味地看过去,时不时用手指指着书上的某一处发出嗤笑声。他们时不时就会为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感到羞耻和愧疚,却还是抑制不住好奇心想要继续读下去。这简直就像是猴子一般令人发笑,有时我真的分不清老师究竟是真的没看到还是根本不想去管。经过这么几个同样的反复,我的书才买来几周就变得有些惨不忍睹了,不过好在我在这件事情上真的特别宽容,宽容得完全出乎我自己的预料。

 

在把书借出去之前,我自己实际上也有粗略地翻阅过这本书,不过在看的过程中我的内心毫无波动。虽然这是本随手一翻就能翻到性描写的书,不过我在看的过程中除了“索然无味”之外并无其他任何感受。我也有过意外点进一个网址结果看到A片的奇妙经历,不过说实话当时我并没有任何反应,不管是生理层面还是心理层面,完全没有一丝波动。倒不是说我是无性恋,也不是因为当时我处于对性一无所知的懵懂状态,那就真的只是单纯的毫无波动罢了。我面无表情地看完了会令大多数人脸红心跳的一段视频,然后平静地退出了网址,继续去看我的漫画。那时我喝着冰冻牛奶,20℃的冷气吹得我有些恍惚。

 

现在我才终于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有些中年人很可悲,一边想要为了爱情抛弃自己拥有的一切,一边又无论如何都放不下自己现在的生活。仔细想想,这不就是典型的“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吗?《失乐园》当中的男女主角都是这样的。一边憎恨着早已厌倦了的家庭,一边又不愿意放下自己的家庭。就连到了最后准备共同赴死来殉情的关头,男主角甚至还希望自己的妻女挽留他。这是我在这本书中最不喜欢的地方之一。既然已经做足了决心要抛弃过去的一切,又为什么还那么在意别人的看法、害怕被世人谴责呢?明明已经决定了要抛弃道德,为什么又一直那么眷恋道德与世俗的庇护呢?这样的矛盾我并不能理解,完全不能。性如同散发着古怪味道的福尔马林,如同一束被虫啃噬着的红玫瑰,如同一锅腐烂了的罗宋汤,如同夜空中那颗最暗淡的基本看不到的星星。隐秘、神奇,隐藏在人们梦幻般的微笑和晦涩的言语之中,肮脏得犹如坑坑洼洼的发了霉的面包,美好得如同风情万种的涂着深色口红的法国金发女郎献上的炽热一吻。我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有人硬要将性和道格紧紧捆绑在一起。

 

然后呢,然后是什么?初二的春假结束的时候,我遇到了我的爱。

 

 

 

 

我是在学校东边的贩卖机旁边遇见那个身材娇小性格却异常凶悍的红发女孩的。下课时,我兴致勃勃地跑到贩卖机前准备买点什么东西,结果几个初三的学生一下子把我推到墙边,力度不算太大,但重心不稳的我就那么直接向后倒去。屁股刚着地没多久,刚到嘴边的无数脏话被一个明亮高昂却又略带稚气的女声代替我喊了出来。“怼个屁的怼,脑子里有屎吗?”我狼狈地扶了扶眼镜,这才看清了那个站在贩卖机前替我说话的女孩。她很矮,如果不是她身上的校服,很难让人信服她不是一个进校参观的小学生。虽然她站着我坐着,但只要目测就能估计出她要矮我至少一个头。虽然在身高上有差距,可是她叉着腰嘟着嘴的凶猛气势和颜色奇怪的指甲油又弥补了这份不足。校服衣领上的镰刀锤子标志(估摸着是她自己用黄色油彩画上去的)让她看上去像个脾气古怪的魔女。我在下一刻又看到了她手中拿着的还冒着水气的苦瓜奶茶(说实话,我一直都不敢冒险花钱去买这玩意),不禁露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笑容。其中没有任何嘲讽的意味,我发誓。

 

我的共情能力低下,也一直不太能理解见义勇为的人。冷漠是常态,不过当火星子溅到自己身上时可就不一定了。我本觉得没人会来帮我的,可是那个与我素未谋面的女孩却选择了为我说话。我完全不明白她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我这种人值得别人来帮助吗?不值得,连我自己都清楚地知道。可是她却义无反顾地选择了挺身而出。可能这对脾气火爆的她来说只是一件小事,但对我来说就不一定了。我特意到初一的教学楼问来了她的名字(尽量忽视众人诧异的目光),然后我意识到自己对她一见钟情(这个词放在这里足够恰当吗?)。一般来讲,我更愿意相信“日久生情”而不是“一见钟情”。但当这种奇迹般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就让整件事情变得十分微妙了。

 

 

 

 

 

 

 

再一次跟她有所交集则与一件大型考试作弊有关。利用考试间隔相差的时间,初二的学生用手机向初一的学生发送答案,而初一的学生则支付报酬。大约有几百个人参与到了这次的作弊活动中,过程相当顺利。我大概分到了三百元左右。那一年,我们学校初一的平均分高得离谱。那个叫艾比的女孩也参与到了其中。或许她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正直,不过我丝毫不鄙视她。我特意上网查了一下她的排名——年级前一百,非常不错。考试结束的那天,气氛异常欢快,阳光刺眼得有些可怕。我走在教学楼之间的连廊上,感到自己的步伐轻飘飘的。那个红发女孩与我擦肩而过,然后向我挥手以示敬意。

 

“以后也请多多合作。”以那种少女独有的天真无邪的语气说出来的这句话,恐怕不知情的局外人根本猜不出其中隐藏的意思吧。她回头看了我一眼,红色的眼睛里饱含着诡谲的笑意,如同神话故事里的恶魔般邪恶狡猾,却又像刚出生的婴儿般纯真而纯粹。啊啊,那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但她知道一切的。我停下脚步来对她回以我所能展现出的最真诚的微笑。上一个让我发自真心笑出来的人是谁呢?早就已经不记得了。

 

眼见着那一头刺眼如鲜血的红发消失在金黄色的氤氲中、消失在我的视线中。我呆呆地站在原地,感到瓷砖铺成的地板开始逐渐模糊了。那一瞬间,污浊如泥浆和细菌的欲望涌上我的心头。我想抱住她,感受着她的后背、锁骨、脖颈带来的温暖;我想嗅着她红色的发丝,陶醉在洗发水的香味之中;我想要以最热烈也是最淫秽的方式亲吻她,无论是上面的那张嘴还是下面的那张嘴;我想要看到她穿着各种各样的服装出现在我面前,脸上带着清纯而放荡的红晕;我想要让她像洋娃娃一般安静地坐在我的腿上,听我为她朗诵那些关于性的富有诗意的片段;我想要像指引迷途旅人的圣人那般,在歇斯底里的狂然热潮中带领着她一步一步走向情欲的巅峰;我想要拥有她的一切,然后再让她拥有我的一切。那瘦小纤细的十三岁少女的躯体承载着最肮脏的、同时也是最美好的期待。

 

在心中燃烧着的,是被爱意点燃了的欲望之火。

评论(2)
热度(46)

© 日耳曼盐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