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n kleines Herz

【哈赫】冰球赛季

*麻瓜AU,小甜饼(可能)

 

赫敏.格兰杰坐在观众席上,一边清理着不小心落在她膝盖上的爆米花,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赛场上的情况。就在今天,一向料事如神的可敬的万事通小姐失算了整整两次:第一次,她害怕自己中途感到饥饿而从家里带了个三明治,结果发现赛场的入口处有在卖爆米花(又不是电影院,简直莫名其妙);第二次,她以为有哈利.波特的比赛会很有趣,结果没把她喜欢的某本书带过来打发时间,这直接导致了她观看比赛的一大半时间都在不断地翻着白眼。抱怨之余,她又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说着——“我只是来捧场的,何必如此认真?”。越是这样重复,她的心情越是烦躁。

 

是的,如你所想,赫敏.格兰杰对她现在正在观看着的这场比赛毫无兴趣。当然,不仅仅是这场比赛,连带着其他任何与体育相关的比赛她都不感兴趣,甚至可以说只要是与体育有关的东西都丝毫勾不起她的兴趣,更不要说现在这场平淡得让人想自杀的冰球比赛了。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好友哈利.波特,这个时候她肯定坐在自家阳台的藤椅上悠闲地用Kindle看着她最新找到的一本书了。她不喜欢体育比赛、对冰球不感兴趣、讨厌拥挤且吵闹的人群……除了哈利之外,究竟还有哪个人能让她忍受这些她厌恶至极的东西?而且,是整整三个小时。强调一下,三-个-小-时!

 

她又将视线从地板转向空旷的赛场——哈利还没上场,一个身材矮小的选手在比赛过程中滑倒了,几个人用担架抬着他走出了赛场。坐在赫敏前面的几个狂热粉丝不满地大叫起来,他们手中的百事可乐洒到地上,留下一滩褐色的污渍,使赫敏不禁皱起了眉头。他们的抱怨中夹杂着大量脏话,于是赫敏直接走向了后排的座位。后面的情况也不怎么好,一大家子人坐在同一排,热烈地讨论着与比赛无关的问题。他们吵得让赫敏想把汽油浇到自己身上然而自焚。赫敏以前很少有过在一天之内有好几次自杀念头的经历——上一次还是在她小学数学考试没及格时。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让赫敏清楚地意识到了自己和哈利间的情谊究竟有多么深厚才导致了她竟然放弃了读书反而选择来这个地狱看这场该死的冰球比赛。她在十一岁的时候就认识了这个戴着眼镜的黑发碧眼的瘦弱男孩。两人本是没有任何共同话题且几乎没有交集的同班同学,却因为某个意外成为了挚友。赫敏可以毫不犹豫地将哈利称为她的知己。最奇妙的事情就是,两人从小学到大学都在同一个地方念书。尽管初中时不在同一栋教学楼里上课,两人却几乎可以天天在学校里碰到对方,也不知是因为巧合还是其他的什么。上高中时,两人甚至分到了同一个班。虽然哈利和赫敏考上了两所不同的大学,但两所大学间的距离不远,坐地铁就只用花大约两个小时。两人的家也隔得很近,就连步行都只要花一个小时。回想起来,赫敏觉得这可真是段可念不可说的奇妙孽缘。

 

就在比赛进行到第三轮时,赫敏终于支撑不住了。她拼命想要保持清醒,但却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上眼皮和下眼皮时不时就不受控制地粘在一起。她想起现在哈利还没上场,而她必须要在他出场时为他加油。即便是这样,越来越强烈的困意却使她的理智逐渐模糊了。挣扎了许久后,赫敏像是终于选择了向本能妥协一般无奈而疲倦地闭上了眼睛。

 

就这样,一向为自己的自制力感到骄傲的赫敏.格兰杰,就那样昏睡了过去。

 

 

 

事实证明,赫敏总是容易遇到各种奇妙的巧合。

 

当她缓慢地睁开眼睛时,比赛已经结束了。她揉了揉眼睛,这才意识到整个观众席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她呆呆地坐在那儿,不愿意去想自己到底睡了多久,也不愿意去想哈利知道了这件事后会有什么想法。她一动不动,什么也不想,就只是任由刺眼的阳光将她吞没。赫敏抬起头,发现天空蓝得有些渗人。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在那一瞬间有种想哭的冲动。如果哈利因为这件事生气甚至对她感到失望的话,她又该以怎样的方式去挽回呢?她该捅死自己以求原谅吗?赫敏烦躁地晃了晃自己的头颅,杂乱的棕色卷发犹如波浪般摆动着。

 

“赫敏!”她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然后立即向观众席下方看去。哈利已经换上了一身黑色的衬衫,就那样叉着腰站在那里抬头向她喊道。

 

“哈利!”她情不自禁地以激动的语气大声回应道。当哈利走向观众席的时候,一阵莫名其妙的恐惧如洪水般淹没了她。赫敏挺直了腰板,注视着哈利一步步踏着水泥制台阶向她走来。

 

“我很抱歉没有看你的比赛,我实在太困了,对不起。”就在哈利离她只有五米远的时候,赫敏惭愧地低下了头,以真诚到无以复加的语气说道。就连她在五岁时将母亲的花瓶打破时,都没有用这么诚恳的态度去道歉。此刻的她比任何时候都要渴望某个人的宽恕。赫敏深吸一口气,然后抬起头,正好与哈利那一双翡翠一般的深绿色眼睛对上了视线。他平静地注视着她,然后露出温和的微笑。

 

“明天还有比赛呢,你来吗?”他递给她一瓶还冒着水气的罐装可乐,可她并没有收下。

 

“还有?”

 

“当然,这个月可是个很长的冰球赛季。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提供免费的无糖冰可乐。”哈利打开易拉罐上的拉环,咕咚咕咚地一下子喝掉了半瓶可乐。

 

“好吧,我明天会来的,就当是对你的补偿了。”

 

“如果你实在不愿意来的话,完全可以不来的,我不介意。”

 

“我会来的,但你必须提前通知我你什么时候会上场。”

 

“你会认真观看比赛吗?我没有强迫你,不过我希望你能这么做。我训练了整整三个月了。”

 

“会啊,我当然会。”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但赫敏.格兰杰的心中早就有了其他打算。

 

她要带一大堆书来,绝对的。

评论(1)
热度(50)

© 日耳曼盐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