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n kleines Herz

【ALL艾】福尔马林之夏

*我觉得cp向不明显,tag不打了

 

 

 

蝉声、汗水、青叶、阳光以及最近新搬到楼里的那个红头发的十三岁小女孩。夏天的到来总是伴随着许多东西,或平淡或诡异,但一切乱七八糟的东西总会在夏天的尾声随着高温一起消失——然而,十三岁少女可不会。那女孩穿着夏威夷风情的白色连衣裙、踩着亚麻制成的凉鞋、头发用蓝色丝带胡乱缠起来,然后和她手提行李箱的一脸不愉快的父母像不速之客般来到了这座公寓楼内,打破了维持已久的宁静。他们一次性付清了整整一年的房租,然后在一天之内风风火火地打理好了新住处里的一切。安迷修在他们入住后的第二天前去拜访,发现一切井井有条。那女孩并不像她的父母般雷厉风行,她不算迟钝也不算勤快,做事情缓慢却又不故意拖沓。每当她的父母因为一些琐事吵架时,她像只狡猾的野猫般悄悄地从房子里溜出来,一边喝苦瓜奶茶一边在公寓的走廊内来回游荡。有时候安迷修偶尔路过,她向他微微点头当作问候,然后又开始自顾自地数地板上有多少块瓷砖、哼着那些没有节奏的民谣。她叫他“房东先生”或“安迷修先生”,以一个十三岁女孩的角度来看礼貌且生硬得有些过分。他有时能看见她站在阳光下反复抛着硬币,一绺绺红发被照成金黄色,绚丽夺目得令人难以直视。安迷修很喜欢接近这个古怪到诡异的女孩——当然,必须先忽略她身上福尔马林的刺鼻味道。

 

 

302室的雷狮是最先和她有所交集的人。他们似乎很有共同语言,哪怕是在别人面前讨论如何谋杀自己讨厌的人、讨论如何将氰化钾投放到下水道中,他们也丝毫不会感到难为情。他们无所不谈,从拿破仑到希特勒,从基督教到伊斯兰教,从解剖学到物理学,从他们的亲人到他们的朋友,他们什么都说,仿佛他们都是对别人会毫无保留的人,仿佛整个宇宙间的奥秘都被他们深刻地讨论过了。然而,雷狮坚持要将这种关系称为“经常在一起聊天的陌生人”而并不是“朋友”。但就算如此,和雷狮谈论过自己的童年的仅有她一人。两人的道德观出奇一致,尽管无法排除一方分明不同意却仍故意附和另一方观点的时候。当他们在赫鲁晓夫的问题上产生巨大矛盾并因此不欢而散时,雷狮甚至还没问来她的名字。

 

 

六月初的时候,她在这里交到了第一个朋友——306室的安莉洁。那是个喜欢穿水手服的16岁女子高中生,自称最大的爱好是喝柠檬汁。艾比和她几乎没有什么共同话题,所以两人在一起相处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沉默中度过。她们都不是喜欢说话的类型,通常就只是静静地坐在公寓的大理石台阶上,一起看着形形色色的房客们上楼和下楼。生活平淡如白纸或水,真的没什么特别值得说的东西。对安莉洁来说,最重要的事情不过是升学和找工作的问题罢了。拥有完全不同的人生的两个人成为朋友时,总是会产生自己和对方不处在同一个世界的感觉——或者说,能够成为朋友就已经十分微妙了。六月下旬,发生了点怪事。艾比的父母决定离婚(那两人总是在吵架,不离婚才比较奇怪),然而她的父亲却拒绝支付抚养费。这本来是一件平常的事情,但艾比的父亲却在离婚后的三天彻底失去了踪影。她的母亲因为这件事打了她一巴掌。抚养费已经无望、未成年的女儿成了累赘、翻身的机会渺茫,不甘和愤怒纠缠在一起却无处发泄,最终她想起了自己手无寸铁的女儿。最诡异的地方就是,她的母亲在六月的最后一天“人间蒸发”了。从那以后,艾比再也没有来找安莉洁聊天。艾比没有被送到孤儿院,却从来没有人见过她的新监护人。所有人都很快淡忘了她吵闹的父母,然后再也没有人提起这件事情。

 

 

203室的嘉德罗斯也和她有那么一点交集。一个热到令人出现幻觉的中午,他在回到公寓时碰见了独自一人坐在台阶上叠千纸鹤的艾比,屋檐构成的灰色阴影几乎将她瘦小的身躯整个吞没。千纸鹤上头用铅笔写着歪歪扭扭的两个字——“分歧”。他对她并无任何好奇心,只是突然想起了她曾和雷狮聊过的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话题,然后随口问了一句:“你知道该怎么杀人吗?”她缓慢地抬起头,看起来丝毫不惊讶地以平静的语气回答:“你的话,有未成年保护法,不必害怕。”嘉德罗斯不禁打了个寒颤,然后小心翼翼地绕过她快速向楼上走去。不知为何,她身上的福尔马林味道让他联想到了一只被太阳晒干的飞蛾。嘉德罗斯还是忍耐不住好奇心回头看了她一眼,那像冬眠的刺猬般蜷缩成一团的躯体看上去是那么无助,孤独如同被挤出行星行列的冥王星。

 

 

和艾比关系最好的是404室的凯莉,她是公寓楼的所有房客内唯一一个时不时进出艾比家的人。她们一起在周末打保龄球,一起去附近的湖里划船,亲密无间得如同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所有人都对此丝毫不惊讶。除了艾比之外,职业、身世、性格完全不为人所知的凯莉也是个令人不断猜测的谜团。“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大家的感觉差不多都是这样。直到七月的中旬,所有和艾比有所接触的人都惊讶地发现她身上的福尔马林味道消失了。尽管她的性格并未改变,但这个不起眼的变化还是让房客们讨论了好几天。众人都在猜测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401室的紫堂幻说出了自己在7月10日看见的事情。那个下午,凯莉和艾比提着两个大大的黑色垃圾袋并排走出了公寓楼,在一小时后回到了公寓。垃圾袋里似乎装着什么沉重的东西,几只苍蝇一直在围绕她们飞。又过了几天,房客们开始讨论新开播的推理电视剧,于是这件事情又被淡忘了。

 

 

在福尔马林与汗水之中,夏天进入了末尾。

评论(2)
热度(64)

© 日耳曼盐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