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n kleines Herz

【哈秋】黛蛾

*说实话,我并不喜欢这个cp,而且我也不确定这篇到底算不算cp向

 

 

六年级时,哈利.波特遇到拉文克劳的华裔总是绕着走的。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他是个种族主义者,也不是因为他对拉文克劳的学生有什么偏见,仅仅只是因为一个人而已。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避开那个中国女孩,秋张。

一年级的时候,他曾在拉文克劳的长桌上看到过她。那时她比他高整整一个头,乌黑的长发柔顺而亮丽,极具东方特色的面孔带着一种与众不同的美,在鼻梁高挑的西方人之中显得格外刺眼。他一眼就看到了混在人群之中的秋.张,但他除了多看了她几眼之外什么也没做,也并没有多在意这位比他大一岁的拉文克劳学姐。

后来,他在霍格沃茨小有名气(有他的父母的原因在其中)。哈利真正注意到她是在三年级的一场魁地奇比赛中。她骑着飞天扫帚在球场里飞行的样子引发了观众席上一阵又一阵轰烈的掌声,比赛结果是什么早就已经无关紧要。比赛结束后,哈利得以与她说上几句话,她对他微微一笑,但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了。他问了一个拉文克劳的学生,得知她从六岁开始就成为了一名魁地奇爱好者,一直以来坚定地支持着塔特希尔龙卷风队。知道这些后,哈利在对她产生好感的同时又对她多了一丝丝敬佩。此后,每个早晨他都要往拉文克劳的长桌上假装不经意地看一眼。

 

再次跟秋张有交集是在三强争霸赛举行的前夕。当邓布利多念出他的名字时,哈利.波特确确实实地预感到自己可能要倒霉了。他先是看了一眼混在格兰芬多中间的欲言又止的罗恩和赫敏,然后无助地环顾着四周,期待着某个人前来拯救他。秋张站在不远处担心地望着他,她纠结着、犹豫着,却最终没往前走一步。三强争霸赛结束后,哈利带着塞德里克的尸体回到了霍格沃茨。他的视线有些模糊以至于看不清前方,但他无法确认自己是否有流泪。赫奇帕奇们的讨论声和哭泣声盖过了秋张那短暂且绝望的悲鸣。玛丽埃塔.艾克莫扶着她,小心翼翼地带着差点昏过去的秋张回到了拉文克劳塔楼。哈利在她们消失在人群中之前注意到了她们,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她们逐渐淡出自己的视线。他什么也做不到,也没有去安慰任何人的资格。

 

五年级时,秋张开始频繁地找他搭话。虽然哈利完全不知道原因,但他对此十分高兴。那时的他一看到秋张就会觉得莫名其妙的害羞,以至于她因为魁地奇球队的问题与罗恩吵起来的同时他在内心不断地祈祷着罗恩能够闭嘴。虽然这样有些不好,但说实话,在与秋张相处的时候哈利有那么一点点不太愿意承认纳威和卢娜是他的朋友。少年的虚荣心让他总是去在意一些细枝末节。最开始他不懂得怎么与秋张聊天,他不能与她讨论塞德里克(那是个禁忌),但与她讨论魁地奇似乎是有些奇怪。他实在想不出要怎么把话题延续下去,只能说出“今天天气真不错”之类的废话,秋张也通常是以微笑和点头作为回应。后来秋张带着玛丽埃塔加入邓布利多军时,两人的关系才有了一点起色。两人在榭寄生之下接吻时,哈利闻到了她身上蜂蜜的香味。他们后来又去了霍格莫德约会,结果后来因为塞德里克和赫敏的原因不欢而散。那时起,哈利意识到自己确实不太擅长应对秋张这种类型的女孩子。当她当着他的面哭泣时,他不知怎么的想起了拉文克劳的另一个华裔学生跟他说过她的名字按照中国人的念法应该是张秋(Chang Cho)。她的表达方式像米诺陶的迷宫般蜿蜒曲折,哈利无法琢磨透她的心思。无论是关于塞德里克的事情也好还是赫敏的事情也好。他完全搞不懂她。

 

尽管发生了那么多不好的事情,哈利还是很喜欢秋张。她的守护神是一只天鹅,她拒绝佩戴德拉科.马尔福制作的勋章,她最近在邓布利多军的黑魔法防御术训练里表现得格外出色…..这种脆弱的关系一直持续到玛丽埃塔告密为止。乌姆里奇发现了有求必应屋,然后一切都完了。后来,他们在无声中分手了。

 

后来,哈利.波特再没有时间去关心她,但他还是多多少少听说了一点关于她的事情。秋张与金妮的前男友迈克尔.科纳约会,但他并不为此感到嫉妒——他的内心甚至没有一点波动。金妮似乎也对此不怎么介意和关心,然后关于秋张的事情就这么彻底过去了。她像一个尘封已久的秘密,他再也不愿提起和回想。后来的两人发展到了就算看到对方也不会打招呼的冷漠关系,可以说是已经形同陌路。

 

最后和秋张有点交集是在霍格沃茨大决战的期间。她和金妮因为拉文克劳冠冕的事情产生了一些令人不愉快的矛盾,但哈利没空去管,那时的他根本没有心思去关心那些琐碎的杂事。所有魂器被毁灭,伏地魔被杀死,战争结束,然后和平再度降临魔法界。人们拥抱在一起,在哭的同时笑,在笑的同时哭,死者的遗体被他们的亲人和朋友领走。一切重新归于宁静。哈利再也没见过秋张,只是听说她嫁给了一个他不知道名字的麻瓜。

 

哈利还记得大战结束时的秋张。她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朝他露出勉强的微笑。

 

那一笑如同三年级时那般美丽,只是她那双清澈的眼睛早已因为疲倦而浑浊不堪。

 

 

评论(1)
热度(9)

© 日耳曼盐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