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 away,Lucifer

【ALL艾】愚人节女郎


※众人都知道愚人节时的艾比是怎样的。

在他人眼中,艾比是个倔强的人。事实也确实是如此。她的红发如同鲜血或天空中刺眼的太阳,如同打翻了的红颜料或曼珠沙华的花瓣。当风吹过,她会一边假装无奈地用手梳着自己的头发,一边暗自感叹自己的头发是如此美丽。十三岁是青春期中最为爱慕虚荣的年纪,而伴随着虚荣而来的则是难以理解的好强。

她最喜欢愚人节了。乍一看很难将愚人节与少女的自尊心联系在一起,但艾比确实很喜欢在这一天找乐子。她尤其擅长的是先发制人。当任何一个毫无准备的人被她尽情戏弄时,一种奇怪的骄傲便会在瞬间涌上她的心头。她不愿意被捉弄,所以就领先一步主动去捉弄别人。

关于这位可敬的“愚人节女郎”,所有人都要讲述关于她的故事。关于那个以恶作剧彰显自信心的红发少女,那个充满活力的幼稚鬼,以及关于十三岁到底是怎么样一个可笑的概念。

首先,安迷修先生要向你讲述。

“呆头骑士,我看到了一匹马。”当喝完了苦瓜奶茶的艾比吐着气对这位棕发绅士轻声描述时,安迷修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内心在那短暂的一瞬间涌上一股狂喜,尤其是他随即反应过来今天是愚人节时,那种如同指尖产生了静电的刺激感和酥麻感便变得尤其奇妙了。

“艾比小姐啊....”他无奈地笑着,然后开始思考接下来要怎么应付她。十三岁的女孩古灵精怪以至于难以应付,他不得不小心地编出一个合适的谎言,好让自己看上去真的被骗了一般。在他犹豫时,艾比不经意地向前走了一步。

“那是一匹棕色的马,看上去和你非常相配。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带你去。”她将双手搭成金字塔型,像那些在赌场之间来回穿梭的欺诈师们一般露出了一个狡猾得有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他将好奇和唾液一并咽回腹中,本想故作冷静可瞳仁却开始不受控制地放大。她毫不避讳地与他对上视线,那双红色眼睛中闪烁着的真诚让人无法相信她在说谎。如果安迷修是个诗人,他一定要将这个狡黠的女孩子永远地记录在羊皮纸上。

“往东走两百米左右就是了。它还停留在那里吃草呢。”艾比示意他跟在后面,却在半路中就莫名其妙地消失不见了。安迷修对此并未太过在意。他一心想要找到属于自己的马,连骑士道也忘记了。

当他到达艾比所说的地方时,发现那里站着充满戾气的雷狮一行人。


其次,雷狮先生要向你讲述。

“先生,我看到了一艘船,我敢打赌您一定会喜欢的。”那个十三岁的小鬼头阴阳怪气地使用着别扭的敬语,语气蹩脚地模仿着欧洲古典小说中的对话,让雷狮感到自己仿佛身处南极洲的中央。但即便如此雷狮确还是将信将疑,并且兴奋有那么一点点超过了怀疑。

“我先警告你。你要是敢骗我的话,我就会拧断你的脖子,听到没有?”雷狮以凶狠的语气威胁道,可艾比却像完全没看见似的乖巧地点了点头,眼神温顺得如同落入陷阱却不打算逃跑的小鹿,让雷狮还以为自己产生了什么可笑的幻觉。他确切地记得这个调皮的丫头片子可不是个会任人宰割的家伙。虽然不知道这盏不省油的灯又要干些什么,但雷狮相当确信艾比是没有胆子欺骗他的。她如砧板上的肉,他可以轻易地用暴力去主宰,用一把磨得发光的菜刀把她硬生生从中间割开。他可以毫不费力地扼住她的喉咙,以最残忍的方式将她娇小如玩偶的躯体撕裂。

“先生,让我带你去吧。”依旧是一副惺惺作态的故作礼貌的样子,雷狮却对此不怎么反感了。一旦想到他可以任意地折磨她以作为她欺骗他的惩罚,一股难以解释的安心便会涌上他的心头。甚至连艾比对他鞠了一躬时,他都相当宽容地没有将嫌弃表现在脸上。那双紫罗兰色的瞳孔暧昧地眯了起来,看似慵懒实则仔细地打量着站在他面前的依旧面不改色的艾比。即便察觉到了那令人难以忍受的视线,艾比脸上的笑容却依旧没有丝毫变化。

“那艘船就在往西边走两百米处。也许它有主人,不过您完全可以抢过来。”艾比看似贴心地建议道,让雷狮的心情一下子好了不少。艾比示意他跟在她身后,却在中途消失了。雷狮并未察觉。他实在太想要一艘属于自己的海盗船了。

当他到达艾比所说的地方时,看到了脸色阴沉得可怕的安迷修。

该死的四月一日,该死的愚人节。

该死的十三岁小女孩。

然后,凯莉小姐要向你讲述。

“凯莉,我见过你哭。”当红发少女轻浮地对着黑发少女这么说时,她们周围的温度可以说是降到了负数。凯莉闻言缓慢地停下了咀嚼棒棒糖的动作,然后抬起头看向艾比,那可怕的眼神仿佛要用星月刃将她千刀万剐成无数碎片。

沉默了许久后,凯莉干脆地开口道——

“你他妈放屁。”

“文明,凯莉。文明。”艾比在假装咳嗽了几声后语重心长地教诲道。

“这改变不了你在放屁的事实。”凯莉毫不给面子地哼了一声。

“我可是有照片的。”

“你就趁着愚人节尽管瞎扯淡吧。谁都知道魔女是不会哭的。”

“为什么?”

“魔女流泪可是会失去魔法的。”

“非得当魔女吗?”

“你果真是个傻子。魔女失去了魔法还怎么得到她心爱之人的心?”

见艾比没什么反应,凯莉突然小声地念叨了一句——“你这个傻子”。

当然,埃米先生也要向你讲述。

“我喜欢你。”当听到自家不安分的姐姐对自己这么认真地告白时,埃米情不自禁地吸了一口凉气。他非常清楚自己亲爱的姐姐到底是什么尿性。每次愚人节她总能想出不同的套路来,而第一个被拿来实验的对象就是倒霉透了的埃米。当艾比的弟弟确实是件格外艰难的事情。

“哪种喜欢?”尽管早就猜透了接下来的发展,但埃米还是敷衍地问了一句。

“你觉得是哪种喜欢呢?”她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无辜地眨着眼睛。

“亲人间的?”

“很有可能哦。”艾比看着他,眼神温柔得足以使爱情与亲情的接线逐渐开始模糊于那令人眷恋的炽热温度中。

最后,莱娜小姐要向你讲述。

“莱娜,今天是愚人节。”当那个红发少女蹦蹦跳跳地经过她身边时,莱娜小心翼翼地屏住了呼吸。

“要我送你巧克力吗?”莱娜相当程度上来说是个较为古板的人。无论是什么节日她都只能想到送礼物,因为节日的意义对她来说也就仅仅如此了。她从来不过圣诞节或万圣节,所以她没有在圣诞树的顶端放上星星也没有将南瓜灯塞满糖果。

“四月一日可不是情人节呀。”莱娜脸色阴沉地低下了头,好像艾比不轻不重的这句话是对她的一种莫大的侮辱似的。艾比疑惑不解地看着她,这更加让她为自己的不解风情所羞愧了。

“我本来打算骗你的,不过想了想还是打算放弃。”艾比补充了一句,随后也学着莱娜的样子将头低了下去。

“我倒希望你能骗我呢。”虽然语气里不带有一丝感情,但莱娜的这句话听上去就像是抱怨一样。

评论(1)
热度(129)

© Golden Unicorn | Powered by LOFTER